吴文英《八声甘州·陪庾幕诸公游灵岩》原文译文及赏析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6
  • 17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这位小姐,你是我们家大小姐的朋友吗?佣人见眼前的女人穿着打扮时尚,态度礼貌恭谦的问道。夏清收回视线,瞥了一眼眼前的佣人,笑道:我是你们家大小姐,不是你们大小姐的朋友。夏清话一说完,那佣人立刻露出

这位小姐,你是我们家大小姐的朋友吗?佣人见眼前的女人穿着打扮时尚,态度礼貌恭谦的问道。夏清收回视线,瞥了一眼眼前的佣人,笑道:我是你们家大小姐,不是你们大小姐的朋友。夏清话一说完,那佣人立刻露出鄙夷的目光,脸色也开始不愉:这位小姐,我们家大小姐正在楼上呢!请不要胡乱造谣!那佣人觉得夏清又是一个想攀高枝,却摸不清底细的人!夏清也不在意佣人的鄙夷的目光,悠悠说道:我不管你是夏芊芊的狗,还是李敏兰的狗,在我夏清面前,也只能小说目录

  白露节,棉花地里不得歇。  白露棉花好长相,全株上下一起忙,下部吐白絮,上顶有花香,全田后劲足,不衰又不狂。  八月八,还有花。  八月八,不归家。  八月八,秋热霜晚能见花(絮)。

吴文英《八声甘州·陪庾幕诸公游灵岩》原文译文及赏析

八声甘州陪庾幕诸公游灵岩①吴文英    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星②?幻苍崖云树,名娃金屋③,残霸宫城④。

箭径酸风射眼⑤,腻水染花腥⑥。 时靸双鸳响⑦,廊叶秋声⑧。

    宫里吴王沉醉,倩五湖倦客⑨,独钓醒醒。 问苍波无语,华发奈山青。

水涵空阑干高处⑩,送乱鸦斜日落渔汀。 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平。     【注释】    ①庾幕:幕府僚属的美称。 此指苏州仓台幕府。

灵岩:又名石鼓山,在苏州市西南的木渎镇西北。 山顶有灵岩寺,相传为吴王夫差为西施所建之馆娃宫遗址。     ②青天坠长星:意指灵岩山是天上的星辰坠落而化。

    ③名娃金屋:指吴王夫差为西施修筑馆娃宫。

名娃,指西施。

    ④残霸:吴国夫差先败越国,再败齐国,一度有望与晋国争霸中原。 后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打败吴国,复国成功。

吴王夫差之霸业有始无终,故称“残霸”。

    ⑤箭径:灵岩山上有采香径,一水直如矢,故俗名“箭径”。 《吴郡志》:“灵岩山前有采香径横斜如卧箭。 ”酸风射眼:化用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东关酸风射眸子。 ”酸风,即冷风。

    ⑥腻水:语出杜牧《阿房宫赋》:“渭流涨腻,弃脂水也。 ”指女子洗脸后,脂粉沾染了河水。

《古今词话》载:“吴宫香水溪,俗云西施浴处,人呼为脂粉塘。

吴王宫人濯妆于此。 ”    ⑦靸(sǎ):鞋无跟称为靸。

这里作动词用。

指穿鞋。

双鸳:鸳鸯履,指女鞋。     ⑧廊:指响屧廊,《吴郡志》卷八“古迹”载:“响屧廊在灵岩山寺。 本传吴王令西施辈步屧,廊虚而响,故名。

”    ⑨倩:让。 五湖倦客:指范蠡。 据说范蠡辅佐越王勾践灭吴复国后,功成身退,携西施泛舟五湖(即太湖)。     ⑩水涵空:远水与天空相连。 灵岩山旁有涵空洞,下瞰太湖。

    琴台:在灵岩山西北绝顶,春秋时吴国遗迹。

    【译文】    眺望四周,一片烟雾无涯,是哪一年啊,长星从天空坠下?于是一切都从此幻化:云树簇拥着苍崖,金屋藏居着娇娃,宫城里吴王夫差争王争霸。 采香径的风吹得人眼睛发酸发麻,宫女洗脸水的脂粉气味染香了野花。 响屧廊里秋天的落叶飒飒,还像是当年美人拖着木板鞋蹓跶。 宫里吴王沉醉,迫使唯一清醒的范蠡弃官归隐,以太湖为家。

    询问沧波得不到回答,面对青山,奈何已白了头发。

涵空阁上凭栏望天水一色,斜阳里远处的汀洲落满了乱鸦。 我只能登上琴台连连呼酒消愁,看秋色弥入云霞。

    【品赏】    宋理宗绍定(1228—1233)中,吴文英入苏州仓台幕府,这首词是他与同僚共游灵岩山时所作。

词人借吴国盛衰之事,抒发历史兴亡、人事沧桑之慨,表现出对时局的深深忧虑。 上阕怀古。 起笔开阔,词人登高望远,天地尽收眼底,不禁想象灵岩为天空巨星坠地而成,笔调奇绝,令人无限遐思。

“幻”字统领全词,有幻想之意,引出下面对吴国历史的追忆,暗中与现实勾连。 灵岩山上突现当年吴国盛景,夫差正春风得意,霸业有望,与宠姬西施日日笙歌于馆娃宫,而不知危机四伏。 “残”字点出吴国的结局,也托出词的主题。

今日的南宋与曾经的吴国何其相似,南宋已剩半壁江山,“残”相已露,却甘心偏安一隅,沉溺于声色享乐,无疑将重蹈吴王夫差身死国灭的覆辙。

主题一经引出,接下几笔顺势而下,从视觉、触觉、嗅觉和听觉再写吴国之幻景,层层渲染,笔笔逼进,景物描写越真,历史的虚幻感就越强烈。 下阕借势大发议论,吴王“沉醉”和范蠡“醒醒”形成强烈的对比,实际是借古人之事对南宋朝廷的嘲讽,也是警告,更是忠告。

“问苍波”两句表露词人无奈之情,“苍波无语”实是词人无语。

吴文英一生郁郁不得志,仕途坎坷,如今眼见南宋衰败,回天无力,只有看着青山老去,头发变白。 词情至此已低落至绝望之极点。 笔调落无可落,转而上扬,回到眼前实景。

放眼远望,见水天相接,空旷无依,心境也随之开阔。

一个“送”字,字面上送走的是“乱鸦”和“斜日”,实际词人想要送走的是满怀的忧虑和愁思。

词人呼朋唤友,上到灵岩绝顶,喝酒以解千愁。

末句落笔豪迈潇洒,感情激越,声震长空,似要掩去前番之落寞和感伤。 这首词一改吴文英词作惯有的雕镂之美,“奇情壮采”(《艺蘅馆词选》麦孺博评),显示出沉郁苍凉的意境,立意超拔、高远,颇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