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人库:于坚——《诗歌报》,诗歌报季刊,诗人和诗歌爱好者的心灵家园 感受态转化效率计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8
  • 10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诗人简介]于坚,1954年立秋生于昆明。 14岁辍学,在故乡闲居。 16岁以后当过铆工,电焊工、搬运工、宣传干事、农场工人、大学生、大学教师、研究人员等。 其间曾漫游云南高

中国诗人库:于坚——《诗歌报》,诗歌报季刊,诗人和诗歌爱好者的心灵家园 感受态转化效率计算

[诗人简介]于坚,1954年立秋生于昆明。

14岁辍学,在故乡闲居。 16岁以后当过铆工,电焊工、搬运工、宣传干事、农场工人、大学生、大学教师、研究人员等。

其间曾漫游云南高原及中国各地。

20岁开始写诗,25岁发表作品。

曾与同学创办银杏文学社。 与诗人韩东、丁当等创办《他们》文学杂志。

另著有诗集《空地》。 第三代诗歌的代表性诗人,以世俗化、平民化的风格为自己的追求,其诗平易却蕴深意,是少数能表达出自己对世界哲学认知的作家。

著有长诗《零档案》,及杂文集《棕皮手记》等。

[代表作]《作品111号》越过这块空地世界就隆起成为高原成为绵亘不绝的山峰越过这片空地鹰就要成为帝王高大的将是森林坚硬的将是岩石像是面对着大海身后是平坦的天空我和高原互相凝视越过这块空地我就要被它的巨影吞没一叶扁舟在那永恒的大波浪中悄无声息《怒江》大怒江在帝国的月光边遁去披着豹皮黑暗之步避开了道路它在高原上张望之后选择了边地外省小国和毒蝇它从那些大河的旁边擦身而过隔着高山它听见它们在那儿被称为父亲它远离那些隐喻远离它们的深厚与辽阔这条陌生的河流在我们的诗歌之外在水中干着把石块打磨成沙粒的活计在遥远的西部高原它进入了土层或者树根《我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我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我们一起穿过太阳烤红的山地来到大怒江边这道乌黑的光在高山下吼她背着我那夜在茅草堆上带给她的种子一个黑屁股的男孩怒江的涛声使人想犯罪想爱想哭想树一样地勃起男人渴望表现女人需要依偎我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她让我干男人在这怒江边所想干的一切她让我大声吼对着岩石鼓起肌肉她让我紧紧抱让我的胸膛把她烧成一条母蛇她躺在岸上古铜色的大腿丰满如树但很柔软她闭了眼睛不看我赤身裸体她闭了眼睛比上帝的女人还美啊那两只眼睛就像两片树叶春天山里的桉树叶我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从她的肉体我永远看不出她的心她望着我永远也不离开永远也不走近她有着狼那种灰色的表情我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她像炊烟忠实于天空一辈子忠实着一个男人她总是在黎明或黄昏升起敞开又关上我和她的家门让我大碗喝酒大块嚼肉任我打任我骂她低着头有时我爬在地上像一条狗舔她的围裙她在夜里孤伶伶地守在黑暗中听着我和乡村的荡妇们调情我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从前我统治着一大群黑牛上高山下深谷我是山大王那一天我走下山岗她望了我一眼说天黑了我跟着她走了从此我一千次一万次地逃跑然后又悄悄地回来失魂丧魄地回来乌黑的怒江之光在高山上流去我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避雨的鸟》一只鸟在我的阳台上避雨青鸟小小地跳着一朵温柔的火焰我打开窗子希望它会飞进我的房间说不清是什么念头我洒些饭粒还模仿着一种叫声青鸟看看我又看看暴雨雨越下越大闪电湿淋淋地垂下青鸟突然飞去朝着暴风雨消失一阵寒颤似乎熄灭的不是那朵火焰而是我的心灵《短篇(选十五)》85在西部以南灰色的岩石上爬满冬天的蜘蛛同样 在黑蜘蛛身上爬着灰色的岩石89高蓝的天空应当有鹰在飞翔当他这么想的时候正在飞翔的只有乌鸦91狼经过山谷辨别植物和食物的声音哲学家经过同一山谷作为有思想的食物区别于一切食物但狼看不见任何思想它直取食物92听见松果落地的时候并未想到“山空松子落”只是“噗”一声看见时 一地都是松果不知道响的是哪一个93这个黄昏云象贝多芬的头发那样卷曲着这个黄昏高原之幕被落日的手揭开了原来是一架巨大的红钢琴张开在怒江和高黎贡山之间水从深处抬起了它的透明 鸟把羽毛松开在树枝上黄金之豹 把双爪枕在岩石的包厢口 蛇上升着石头松开了握着的石头 森林里树的肤色在转深星星的耳朵悬挂在高处 万物的听都来了哦 请弹奏吧 永恒之手96寒流袭击城市三点钟 天空已经灰暗冷气控制了一切有人对生活产生厌倦有人对旅行丧失了信心有人把外衣裹紧但是只要有美丽的女人在附近出现控制一切的就会立即失控生活的就想重新生活旅行的就想继续旅行那个怕冷的昆明男子忽然间松开了衣领露出被严寒冻红的脖子97这一代人已经风流云散从前的先锋派斗士如今挖空心思地装修房间娃娃在做一年级的作业那些愤怒多么不堪一击那些前卫的姿态是为在镜子上获得表情晚餐时他们会轻蔑地调侃起某个愤世嫉俗的傻瓜组织啊别再猜疑他们的忠诚别再在广场上捕风捉影老嬉皮士如今早已后悔莫及地回到家里哭泣着洗热水澡用丝瓜瓤擦背七点钟他们裹着割绒的浴巾像重新发现自己的老婆那样发现电视上的频道102汽车在高原上飞驰原始森林的边缘出现的时候一头虚构的野鹿窜进我的内心但我没有草地和溪流让它长久地逗留108蝴蝶在花园的额头上捕捉着傍晚的光线星期六的报纸买来了在第四版的副刊上在凶杀案件和股票行情之间刊登着一首歌颂这昆虫的诗109金斯堡死了在他的祖国我像一个没有祖国的人为了证实他的死破例买了一份晚报十年前这个世界在他的嚎叫中呼唤着红色的救火车现在他死在报纸的第四版上在这喧嚣的印刷品之间他的墓地不超过四百个铅字110干活的时候总是有什么在后面或旁边默不做声地看着或许还做做鬼脸但没有时间去对付它它可能是某种尚未长出舌头的东西它将在你干完离开之后长出舌头114列车割破大地在它红色的伤口上飞驶我的心落后于伤心列车与它背道而驰当黄昏的风响起乘客们再次核对时刻表我像烹制晚餐那样蕴酿着落日时分的唐朝心情115在乡村的稻草堆上一只老雀死在世界怀抱中没有葬仪的死亡 啊风散了它的羽毛秋天阳光晒干了它的心脏案树在金汁河的岸上为一朵乌云歌唱117在三月六日的电话亭里我等待着一个传呼的应答我呼叫的是惊蛰119我总是轻易就被无用的事物激动被摇晃在山岗上的一些风所激动被倒塌在玉米地上的一片枯草所激动无用的秋天 不会改变时代的形状不会改变知识中的罪行但它会影响我使我成为一个有感官的人[诗人照片]暂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