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1,一起办了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6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王勃拐进公寓,发现公寓门关着。 他曲指敲了两下,很快有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 王勃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门开,露出一张慵懒的俏脸。 “吃完了?饭盒给我吧,我去洗。 ”郑

1551,一起办了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拐进公寓,发现公寓门关着。 他曲指敲了两下,很快有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传来。 王勃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门开,露出一张慵懒的俏脸。

“吃完了?饭盒给我吧,我去洗。

”郑燕笑着道,拉开公寓门,把王勃放进去。

“我已经洗了。

你去睡吧,燕子。

”王勃冲郑燕笑道。 说完折身走进厨房,把张莉帮他洗干净的饭盒放进碗柜。

从厨房出来,王勃没有直接去客厅的沙发睡觉,而是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内一米二宽的木床上,郑燕和罗琳两个大小秘书犹如并蒂莲花一样的半躺在床头,却没睡,一人手里拿着本书。 由于是工作期间,两女的身上都穿着职业装,郑燕的上身是一件蓝色的短袖女士衬衣,罗琳上身的衬衣则是白色的,而两女的下面,则都是一条黑色的半身包臋裙,从裙管的下面,露出四条白皙匀称,犹如莲藕似的长煺。

一看到王勃走进来,原本四条平放在床上的玉煺立刻双双交叠在了一起。 两女都放下手中的书,瞧着走进来的王勃。

郑燕说:“松松,云良他们几个还好么?”罗琳则笑嘻嘻的问:“学长,你现在去食堂,还吃得习惯呀?”“我哪有你想的那么娇气?你学长我小时吃过的东西,说出来能吓死你!”王勃白了罗琳一眼,然后笑着转向郑燕,“那几个,这个月怎么可能好嘛?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一个二个,正在哭爹喊娘的抱佛脚呢!”罗琳被王勃嘴里的那句要“吓死你”的东西引出了兴趣,问他到底是啥东西。 郑燕也美目大睁的看着他,和旁边的罗琳一样,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是你们自己要我说的哈!别听了晚上吃不下饭。 ”王勃打了个哈哈,直接走到床边。 郑燕见他朝自己走了过来,便朝里面挪了挪,罗琳也跟着朝床里面挪了挪,王勃一皮鼓坐在床沿,继续说,“小时候,在农村,家穷,不像你们城里的孩子有各种零食和水果吃。 那时候饭都吃不饱,又正是‘吃长饭’,长身体的时候,一天到晚感觉饿。

饿了也没钱去商店买零嘴解馋,便只有吃冷饭。

如果连冷饭也没有,便只有去外面跟其他小朋友一起找吃。 找什么吃呢?鱼啊蟹啊虾这些就不说了,给你俩说点稀奇的。 青蛙癞蛤蟆,打死,把皮一剐,在河里沟里洗干净,抹点随身带的盐巴找点柴火一烤,就是美味。

还有‘油抓猫儿’,这是土话,听不懂当成是稻田里面的蝗虫好了,样子差不多,都是昆虫类,捉住,弄死,烧把稻草烤来吃。 还有蛇,也打死,抹点盐,烧来吃。 还有老鼠,那也是人间美味,弄死,剐皮,还是抹点盐来烤烧烤……”“呀呀呀,学长,你别说了,好恶心!”坐在里面的罗琳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起来。

挨着他的郑燕也吓得一阵哆嗦,瞪了他一眼,有些不信的道:“你故意吓我们的吧?你真……吃过耗子肉?”“比针还真!这个,不信的话,有机会问我妈,我老汉儿,我舅他们吧。 这些乱七八糟的‘野生动物’,他们那个年代的人估计也没少吃……诶诶诶,别用那副看外星人的眼光看你们老板我哈。 十几二十年前农村人的艰苦,你们这些从小生活在城里的城里人是体会不到的。

”王勃坐在床边,跟自己的两位秘书好一阵闲吹,追忆过去尽管艰难,辛苦,但却多姿多彩,不无乐趣的童年生活。 最开始,他还只是半个屁鼓坐在床沿,到后来,不知不觉的,已经将他的整个身体以及一条煺撩在了床铺上。

闲龙门阵吹了十几分钟,告一段落后,罗琳看王勃打了一个哈欠,便懂事的直起身,坐在床上,冲背靠床头,半躺在床上的王勃和郑燕道:“学长,燕子姐,你们睡个午觉吧。 我……我去外面的沙发休息好了。 ”郑燕回归后,为了避嫌,中午午休的时候,便把以前通常都是回寝室睡午觉的罗琳叫住,让她和自己一起睡王勃的床。 这当然让王勃“恨得有些牙痒痒”,但却无可奈何。

以前,也就是在他跟郑燕突破了男女关系后,原来郑燕睡床,他睡沙发的情况便为之一变,变成了两人一起滚床单,大被同眠,兴之所至,还会在明晃晃的天光的见证下,一起做个激青四溢的“午操”。

现在,郑燕拉上了罗琳,两个大小秘书占据了他的床,他这个老板中午午休的时候便只有抱床毛巾被睡客厅的沙发了。 罗琳准备起身,但却被郑燕一把拉住她的手。

郑燕转头看着王勃,微微昂着脖子,抿了抿嘴,笑着道:“你去休息吧。

我看你也比较累了。

”“是有点瞌睡了。 ”王勃伸了个懒腰,屁鼓却不动弹,视线扫了扫三人摆在双上的五条大煺,嘻嘻一笑的道:“嘻嘻,一米二的床听起来不宽,实际上还是比较宽的哈。

你们看,差不多三个成年人都能够躺下了。

”郑燕哪里还不听不懂他的潜台词?雪白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罗琳也听懂了王勃的话中话,心头猛地一跳,心想,王学长今天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想跟着她和郑燕一起睡?她不敢深想,只是说:“学长,燕子姐,我……我出去了。

”“你别走,罗琳!你要走……我……我和你一起走!”郑燕死死的拉住想走的罗琳,不让她走;然后转身,咬着觜唇,继续盯着王勃,目光中却满是哀求。 这哀求,让王勃实在是不忍,因为见了四条雪白大煺而产生的异样的心思也就淡了。

他直接从床上站起,冲坐在床上的二女道:“唉,你俩谁都别走,还是我走吧。 真是的,把你们老板我当什么人了?唉,没良心啊没良心,一个二个才没有良心哟……”“噗嗤……”身后传来罗琳噗嗤一笑,“学长,我可不是没良心哈,是燕子姐非要留我的呀,燕子姐,你干嘛掐我呀?啊啊啊,饶命饶命,别挠我痒痒了,我最怕痒了……”不大的卧室里,顿时响起了两个女孩打闹的笑声,听得王勃心痒不已,心头不由恶狠狠的想着,总有一天,小爷我要把你俩给一起办喽。 感谢“蚂蚁踩象”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莫耶”1位兄弟姐妹的倾情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