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端午] 艾叶香·糯米甜·爱久远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2
  • 10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五月五的清晨,艾叶发香,山茶流红,空气中无不洋溢着露水的清香。 厨房一阵锅碗瓢盆的交响曲,又怎能容忍我继续赖于被窝的慵懒。 轻轻踏步来到厨房观望,苇叶早已洗净,颗颗晶莹的水珠悄

[情系端午] 艾叶香·糯米甜·爱久远

  五月五的清晨,艾叶发香,山茶流红,空气中无不洋溢着露水的清香。

厨房一阵锅碗瓢盆的交响曲,又怎能容忍我继续赖于被窝的慵懒。 轻轻踏步来到厨房观望,苇叶早已洗净,颗颗晶莹的水珠悄悄从苇叶之上滑落;糯米浸于水中沉睡,丝丝空气中满是香甜的清芬。

外婆那个忙碌的身影似在熬着雄黄酒,轻汗微微透碧纨,淳淳酒香迎端午。

  外婆为我俩准备了两把小竹凳,着手包起了粽子来。 看着外婆一手拿着苇叶,慢慢将它卷成锥形,另一手拿着糯米一点一点地往里填。 直到满到三分之二的位置,外婆便会悄悄往里塞一颗香甜脆嫩的红束,再撒上些糯米,最后用绳子将粽子捆起,一个精致丰满的粽子便完成了。

  看着外婆将一个个粽子赫然成形,我也不禁手痒,学着外婆依葫芦画瓢地包起了棕子。 也许是我太笨手笨脚,也许是粽子成心与我作对,折腾了半天,毫无进展。

而另一头的外婆已娴熟地完成了许多粽子。

  外婆轻轻勾了一下我的鼻子笑着说:我们家妞妞的手宝贵,做不得像外婆这样的粗活。

说明你将来啊。

是富贵人家的命,一辈清清闲闲、幸幸福福的,不用操劳!  外婆似乎也被我的认真逗乐了,满口答应着:好,好,好!只要外婆还在,一定陪妞妞到永远。

  外婆也伸出了小拇指与我拉钩钩,笑着说:妞妞说的,外婆永远也不会忘!我看着外婆布满沧桑的脸颊,满足地笑了……  很快在学习压力和繁忙的事务中,缩短了我与外婆促膝长谈的时光,而那无情的光阴似也将端午节那段粽叶飘香的时光狠狠地蹂躏在了脚下,似青面獠牙地对我嘲笑:端午……粽香……外婆,哼,不可能的!  几个月后,毕业考的结束似乎又重新在我的血液中注入了活力,我猛然想起被自己遗忘的端午。 而我又岂知,我不止遗忘了一个节日,更是遗忘了那个深深爱我的人的心。

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外婆对着粽子始终相信自己的孙女将会再次来到她的身边的画面。

即使自己也明知最后的结局,即使粽子变得再硬再冷,外婆爱我的心永远是火热的!霎时,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颗又一颗地滑落……  我轻轻握起外婆的手,尽管满是老茧,尽管肮脏不堪,但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的手。

我缓缓地说:外婆,我们来包粽子吧。

外婆呆滞地看向某处,一声不吭。   外婆,说好的。 我们是要相伴一辈子的人……初一:郑洁瑜  五月五,是端阳。 门插艾,香满堂;吃粽子,洒白糖,幸福生活万年长……又是一年端午时,碧艾香蒲处处忙。 看着那群天真活泼的幼童,手拿艾叶,腰佩香囊,尝着甜粽,不住地哼着歌谣,心中似乎总涌过那暖暖的潮水,那片身影,那种欢愉,而那个我又一次映入心堂……  好香!谗瘾使得我忍不住发出轻叹。

外婆的嘴角轻轻向上一咧:小馋猫,愿意来陪外婆包粽吗愿意!愿意!一百个愿意!我不住地嚷着,尽力忍住没让那早已垂挂嘴边的口水落下。   我曾问过外婆放红枣的缘由,要知道红枣在那个时代可是稀缺物,并不能常常吃到。 外婆只是笑着摇摇手说:吃到粽子里的红枣,咱们妞妞啊,可以幸福快乐一整年。 奇怪的是,似乎在我吃到的每一个外婆包的粽子里都隐藏着红枣。 或许在多少年后,我才真正明白,外婆在每一个粽子里都埋下了爱的蜜枣。   我钦羡地对外婆说:外婆你可真厉害,我怎么一个粽子都包不成啊!  看着外婆坚定的目光,我欢心地笑了,也对外婆说:妞妞以后享福了,一定少不了外婆。

  不行,不行,外婆!永远太漫长、又太荒远了。

你就陪妞妞50年吧。 不行,不行,50年太短了。

一辈子,永远的一辈子。

我们拉钩!我咕囔着,慢慢伸出小拇指,似要与外婆立誓约。

  岁月的流逝,总不禁淌近了我的学习生涯。   深深记得那年,毕业班沉重的负担似乎早已将我的时间压榨殆尽。 端午节,那个普通的日子竟也悄然忘记。 尽管艾叶散香,尽管外婆一再请求我们回去相聚。 但那一刻已然无法动摇学习在我心中埋下的沉沉磐石。   又是一年端午时,不变还是那般杨带雨垂垂重,五色新丝缠角粽。

轻轻扒开一个粽子,依旧还是那样白的晶莹,甜的腻人,只是在颗颗糯米中少了几分独特的味道。 我轻轻向外婆招招手,外婆静静地呆坐在我的身旁,一抹淡淡的微笑悄然在外婆脸上漾起。

如今的外婆,已被岁月加上了枷锁,得了老年痴呆症,智商只似一个五岁孩童。   我将这双手握得更紧了:  外婆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看向我,轻轻点了点头。

那双如孩童般清澈的眼眸,似乎也在倒映着爱的光影。

这份端午中的爱,真的很甜,也很久远……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