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遇到敲竹杠的了!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3
  • 4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寸头男子打电话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当他放下电话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下能打的已经全部躺下了。 屋子里这么多人,男的起码十来个,但是如今除开寸头男子和那个中年男子还是站着的,其他都已经躺下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 遇到敲竹杠的了!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寸头男子打电话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当他放下电话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下能打的已经全部躺下了。 屋子里这么多人,男的起码十来个,但是如今除开寸头男子和那个中年男子还是站着的,其他都已经躺下了。

秦阳轻松摆平几个赤手空拳一副求躺状态的家伙,随手从台面上扯出了纸巾,擦了擦手上的几点血渍。 这当然不是他的血。

秦阳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两米外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顿时打了个寒颤,连忙走到了秦阳的面前。 还不待秦阳说话,那中年男子已经反手啪啪的两耳光抽在自己脸上,然后干净利落的对着薛婉彤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对不起,我刚才喝了点马尿,晕了头,我向你道歉,还请多多原谅!”那中年男子鞠躬后抬起腰,转过头看向秦阳,他那两巴掌也是真用力了的,脸上都通红一片,没办法,刚才秦阳打倒一群人的狠劲他是看在眼里的。

这些人还只是打手,并不是直接伤害薛婉彤的人呢,都被他打成这样,自己还扇了薛婉彤一耳光,那自己要是还不识相一点,是不是要被当场打成残废?秦阳眼光冷冷的盯着中年男人,那目光冷冽得就像是刀子,吓得中年男人心脏又是一哆嗦。 “啪啪!”又是狠狠的两耳光,中年男人再度鞠躬,大声说道:“小姐,请你原谅!”这一次,中年男人没敢直接自己起身了,而是一直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薛婉彤原本性子就不是强势的人,看着秦阳就因为她挨了一个耳光,将整个酒吧都砸得一团糟,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慌张,感动的是秦阳不惜动用武力为她出头,慌张的是这事现在这样,怎么收尾?“好了,我原谅你了,但是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我学生所做的一切,也都因为你们无礼在先,你们也不能再找他麻烦!”中年男人松了一口气,这才敢直起了身子,看了一眼旁边的秦阳,看着秦阳脸上神色似乎松缓了两分,一颗心才落回到肚子里。 “一定一定,原本这件事情就是我的错,我是西山省的煤矿商人,这次过来只是和他们谈一笔生意的,喝酒喝太多了,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更加注意的。

”秦阳眼光扫过那名寸头男子,转过头对着何天枫等人说道:“你们先送老师回我们包房,我和他们说几句话。

”薛婉彤伸手抓住秦阳胳膊,担心的说道:“你还留下来干什么,我们一起走吧。 ”秦阳笑笑,看了一眼寸头男子,笑笑道:“没事,我和他们聊几句,说点事,我有分寸的。

”何天枫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眼光顿时变得有些贼贼的,嘿嘿一笑:“老师,我们先走吧,你在这,他们有些话不好说的。 ”孙晓东听到何天枫这么一说,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脸上也浮现出几分怪异的神色,连忙也跟着劝道:“放心吧,老大他办事靠谱得很,不会有事的。

”林竹稍微凑近了一点低声道:“老师,别担心,他朋友就是我们这区警察局的大队长。

”薛婉彤愣了一愣,看向林竹:“真的?”林竹点头,何天枫也低声证明道:“嗯,我也可以证明,说起来我们都认识的。

”薛婉彤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着秦阳,眼光已经变得有些复杂:“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我们在那边等你,有什么不对的就报警。 ”秦阳笑道:“行。

”何天枫等人和薛婉彤离开了包间,秦阳很随意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一个干净的酒杯,提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秦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这才将目光落在寸头男子身上:“你刚才是打电话叫了帮手吧?”寸头男子瞳孔微微一缩,刚才情况这么混乱,他还在应付自己的一票手下呢,他竟然还注意到自己打电话求援了?“小子,你是挺能打的,但是你以为你能打就能摆平一切吗?”秦阳笑眯眯的盯着寸头男子:“能打不一定能摆平一切,但是摆平你们却是足够了,希望你叫来的人来头大一点,否则的话,我会感觉很无趣的。

”寸头男子看着秦阳稳稳的坐在那,还这般说话,心脏又是猛烈的跳动了几下,他忽然明白对方为什么还不走了。

他把其他人叫走,他自己留在这便是等自己叫的帮手!他要一口气处理掉整个事情,而不给其他人留下任何的后患!秦阳眼光扫过那一群吓得缩到一角的女人们,眼光停留在那个惶恐不安立在一边的中年男人身上,然后伸出手指勾了勾。 那中年男人心中一跳,连忙快步的走到了秦阳身边,微微弓着身子,陪着笑道:“先生……”秦阳眼光盯着这名中年男人,淡淡的问道:“西山省的煤老板?”中年男人陪着笑:“做点小生意。

”这男人开始虽然碍于秦阳的武力屈服,但是心中未必多看得起秦阳,也如同寸头男子所说一般认为对方只是能打,但是看着秦阳气定神闲的在这等寸头男子叫的帮手,心中已经越发的警惕。 秦阳既然打完人还悠闲的在这里坐着,这说明他是有足够的依仗,而这依仗绝对不是单单是能打!能打,固然厉害,但是这社会,更厉害的却是钱,是权!中年男人决定“乖”一点,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好汉不吃眼前亏,至少在自己这边没完全翻盘之前,自己还是老实点,否则,这个时候嚣张,这个时候嘴贱,那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秦阳嘴角翘起了两分:“虽然你自己打了自己,也很诚恳的道了歉,我的老师也原谅了你,但是你之前的行为却是真正的伤害到我的老师了,是不是应该做出一些赔偿?”中年男子心里咯噔一下,MB,遇到敲竹杠的了!中年男人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旁边那个寸头男子,那寸头男子脸色难堪,他自然也听明白了秦阳的潜台词,可是现在他打又打不过,说狠话又一分钱用都没有,他又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