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之人物赏析1500字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08
  • 7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李清照之人物赏析1500字李清照是宋代著名女词人,她自幼便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文艺熏陶,既为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且多才多艺。 少女时的李清照自是填词作画,悠闲自得。 十八岁时嫁给赵

李清照之人物赏析1500字

李清照之人物赏析1500字李清照是宋代著名女词人,她自幼便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文艺熏陶,既为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且多才多艺。 少女时的李清照自是填词作画,悠闲自得。 十八岁时嫁给赵明诚,婚后生活优裕,夫妻情深,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两人填词作文。 这一时期,真实地反映了她的闺中生活和思想感情,题材集中于写自然风光和离别相思。

自丈夫离去,国家破忙,李清照后期主要是抒发伤时念旧和怀乡悼亡的情感,表达了自己在孤独生活中的浓重哀愁,孤独惆怅。 李清照之词被誉为婉约之作,李清照作为一个女性词人,其词中却偏偏显露出一种男性士大夫文人的雅气。

李清照的词在婉约之中又透出如苏辛词那样豪放不羁的骚情雅趣,下面是我通读《濑玉词》得出几点结论。 第一,李清照论词很重视声律,所谓歌词分五音六律、清浊轻重,她的创作实践了自己的理论。

这是由词作为一种乐诗特质决定的。

漱玉词讲究声情,喜用双声叠韵,选辞注重声韵美。 例如《声声慢》里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词句优美,很好地渲染了凄凉悲哀的气氛。

第二,真情是词之骨,词之言情,贵得其真。 李清照之前,婉约词人多以男性写艳情幽怀,李清照则是以女性本位写自我爱情悲欢和亲历的家国巨变而获得空前成功的第一人。 其前期的恋情词,如《一剪梅》、《凤凰台上忆吹箫》等,满怀至情,连篇痴语,自然率真最能体现女性纯诚细腻的灵性,这是男性作家代人立言的恋情词所无法比拟的。

其后期写愁的伤乱词,如《武陵春》、《声声慢》、《永遇乐》、《孤雁儿》等篇,字字血泪,声声呜咽,一派凄楚,动魄惊心,这载不动的许多愁,止不住的千行泪,凄凄惨惨的情怀,元地倾诉的万千心事,全是发自肺腑的心声,来不得半点雕琢矫饰。

这些融和着家国之变、时代沧桑的悲慨之曲,来自情挚意浓的词人,植根于真实生活感受,是李清照坎坷生涯、悲剧人生、灾难时代的映现。

李清照坎坷生涯、悲剧人生、灾难时代的映现。

第三,李清照词风和内容,同其它词人一样大都不免男女恋情的狭窄空间,前人早就说词为艳科,然李清照在这种题裁之外又拓展开来,眼光已经超越了同时代女子,虽未能跳出封建社会礼教的束缚成为一个自由往来的女性,但她的词已超越其它词人的狭窄的内容,在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是一位闺阁中的女丈夫了,在《濑玉词》之中我摘录以下语句来看李清照的雅士风骨。 例如当年,曾胜赏:生香熏袖,活火分茶、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险韵诗成,挟头酒醒,别是闲滋味。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清露晨流,新桐出引,多少游春意。

、沈水卧时浇,香消酒未消。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竟先融。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从以上词句中我们可以看出,她的生活掠影:分茶、饮酒、作诗、填词、踏雪、游春、插梅、踏雪、赏菊、泛舟、登山,这一件件,一桩桩,岂非都是士大夫的风雅举动?封建社会之女子谁敢有此奢求?谁又会有此风情?她的风雅之气从何而来,这都缘于他的痴气,此一痴,尽显其风流才华,尽现其幽雅风骨。

第四,李清照的词中又透出了一种独特的魅力和风骨,她关心国事,敢于批评时事,北宋灭亡,她曾写诗讽刺当时的士大夫的怯懦行径,南渡衣冠欠王导,北来消息少刘琨南游尚觉吴江冷,北狩应悲易水安。 堪令此辈人士为之脸红,而《乌江》一绝若教苟安于江南的宋高宗君臣读后不知是何感想。 李清照是个安静的女子,无形中似乎有一种力量指引着她去做该做的和想做的事,这种力量就是痴,因为她追求自由,追求平等,她虽是女子,却也有自己的人生理想和政治抱负。

在《渔家傲》一词中便能窥见其中的消息。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仿佛梦魂归帝所。 闻天语。

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皆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 九万里风鹏正举。

风休往。

蓬舟吹去三山去。 在她的词中多次出现诗、茶、酒、菊,等词,这是一种潜在意识志趣的流露:痴人雅趣,痴语逸梦。

在尘土飞扬,汗臭烟燎的人生间,李清照在中国文化艰苦中赢得了一席之地,她的文学犹如昙花一般,呈现出刹那间的美丽,对她而言没有永恒,只有永远的痴气,在这痴气当中,她把文学当作自己的生命,在已经逝去的痴人群体当中,她为中国文化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在这篇文章当中,我以新的观点来陈述对李清照其人其词新路径的探寻,从而揭示出整个女性词人的痴与畸,其间只是我的个人观点,或许有些偏颇,但是仅以此来缅怀逝去的词人,她的痴语、痴情、痴梦都永留我的心底,她是痴,却不傻,因为她爱过、恨过,更写过,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