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杜甫诗选集 卷一 感情心理学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5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乐府·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 大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别驾元持宅见临颍李十二娘舞剑器,壮其蔚跂。 问其所师曰:余公孙大娘弟子也。 开元三载余尚童稚,记于郾城观公孙氏舞剑器浑脱

【唐】杜甫诗选集 卷一 感情心理学

乐府·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序  大历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别驾元持宅见临颍李十二娘舞剑器,壮其蔚跂。

问其所师曰:余公孙大娘弟子也。 开元三载余尚童稚,记于郾城观公孙氏舞剑器浑脱。 浏漓顿挫,独出冠时。

自高头宜春梨园二伎坊内人,洎外供奉,晓是舞者,圣文神武皇帝初,公孙一人而已。 玉貌锦衣,况余白首!今兹弟子亦匪盛颜。

既辨其由来,知波澜莫二。 抚事慷慨,聊为剑器行。 昔者吴人张旭善草书书帖,数尝於邺县见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自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

即公孙可知矣!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爧如羿射九日落,娇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五十年间似反掌,风尘澒洞昏王室。 梨国子弟散如烟,女乐馀姿映寒日。

金粟堆南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萧瑟。

玳弦急管曲复终,乐极哀来月东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乐府·前出塞九首其一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 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 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 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 其二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

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 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

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

其三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 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 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

功名图骐驎,战骨当速朽。 其四送徒既有长,远戍亦有身。

生死向前去,不劳吏怒嗔。 路逢相识人,附书与六亲。

哀哉两决绝,不复同苦辛。 其五迢迢万馀里,领我赴三军。 军中异苦乐,主将宁尽闻。 隔河见胡骑,倏忽数百群。

我始为奴仆,几时树功勋。 其六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 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其七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

径危抱寒石,指落曾冰间。 已去汉月远,何时筑城还。 浮云暮南征,可望不可攀。

其八单于寇我垒,百里风尘昏。

雄剑四五动,彼军为我奔。

虏其名王归,系颈授辕门。 潜身备行列,一胜何足论。 其九从军十年馀,能无分寸功。

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

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

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