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乱魂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1
  • 1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见此情景,尚且无恙的同伴大惊失色,他们不明白生了什么,为何种种防护措施都不奏效.砰砰砰……黑雾中,出诡异的弓弦响动,一支支幽黑箭矢猛地飞出,其声如鬼啸,充斥着一种战栗,仿佛能将人的神魂都震出体

第1071章 乱魂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见此情景,尚且无恙的同伴大惊失色,他们不明白生了什么,为何种种防护措施都不奏效.砰砰砰……黑雾中,出诡异的弓弦响动,一支支幽黑箭矢猛地飞出,其声如鬼啸,充斥着一种战栗,仿佛能将人的神魂都震出体外。

箭矢过处,划出一道痕迹,明明看得很清楚,待到要封挡,却是箭矢直没入体内。 一个年轻武者身中箭矢,立时浑身颤抖,阵阵哀嚎,颈脖青筋怒张,出凄厉的咆哮。

而后,双目闪烁诡芒,立时攻击同伴,使得这支队伍顿时凌乱起来。 “不要封挡这些诡异箭矢,快躲避!”队伍中,有眼力高明之人出声警告,却是晚了一步,已有数人中箭,立时陷入疯狂状态,与皇都那些精兵一样,对周围一切活物起攻势。 “乱魂箭!?”远处,左熙天等人见此情景,齐齐惊呼一声,认出这种诡异箭矢的来历。 这是鬼族炼制的一种可怕箭矢,一旦命中活物,立时神魂失控,陷入疯魔一样,如同被鬼族附体,四处攻击一切生灵。 这种箭矢很稀有,即使在鬼族的各大族群中,想要炼制也很困难。

却是想不到,在这里竟然遭遇,其数量之惊人,竟是多达数千。 “千万不要封挡!躲避!”来自西城的一群年轻武者齐齐提醒,不敢上前相助,一旦陷入乱箭笼罩中,他们自身都会遭殃。 刹那间,之前还在激战,占尽上风的武者队伍,其阵形已是支离破碎,其中有数人已是被同伴击杀,断指残骸散落,死状极是凄惨。 另一边,漫天的乱魂箭已是射至,将这群人全部笼罩,他们面如死灰,充满绝望。

嗡!剑光乍起,如一道迷蒙的飞鸿,以飞快的度掠至,仅是一眨眼,就斩灭了数百道乱魂箭矢。 而后,剑光一幻,化为一片剑幕,挡在所有人身前。

那剑光之中,流转着一种炽烈气息,与幽黑箭矢碰撞在一起,如同是水与火的碰撞,顿时升腾起一缕缕黑烟,飘散无踪。

“!?”剑幕之上,一道道棱形剑光凸起,如同一面面剑盾,抵挡着一根根乱魂箭的侵袭。 “这乱魂箭上蕴含的力量,好诡异!?”伫立在众人身前,秦墨手腕迭震,将的剑势运转到极致,却是感到手腕微微麻,有些运转不灵之感。

这种感觉,并非是乱魂箭蕴含的力量有多么惊人,而是这种箭矢中有着一种腐蚀之力,能够对其神魂造成影响,每抵挡一根乱魂箭,就觉得神魂微微麻痹,连带着身躯也有些麻。

这样诡异的箭矢,秦墨尚是第一次遇到,心中不禁惊愕,鬼族的武学、武器果然充斥着种种阴诡,稍有不慎,就可能中招。 砰砰砰……身后,左熙天则是赶至,手掌连挥,如同拍苍蝇一样,将那些身中乱魂箭而陷入疯魔的人拍飞。

远处,冬东咚等人也纷纷赶至,取出特制的丹药,给这些人服下。

关于这次皇都讨伐,西城方面无疑准备的最充分,在临行前,西翎军团、各大宗门就耗费巨大资源,炼制了一批丹药,专门用来解除鬼族的种种阴诡之毒。 这些丹药服下后,见效极,片刻时间,这群人就清醒过来。

环顾四周,明了刚才的情况,纷纷起身道谢。 “那位,就是你们西城千元宗的墨师兄么?”“如此年轻,剑技就已达到这般精深的层次,真是令人佩服!”目睹秦墨伫立前方,从容挥剑抵挡乱魂箭,之前还有争胜之心的一群年轻武者,不禁感到颓然。

先不说秦墨展露的剑技,已是远远过年轻一辈,让他们为之仰视,单是一人一剑就能抵挡乱魂箭的侵袭,就不是他们能够做到。

轰隆!左熙天身躯一震,衣袍鼓起,运转奇功,气势陡增数倍,也是加入了封挡乱魂箭的战斗中。

“嘿嘿,老四,让我给你分担一点。

你看后面,其他战城的那几个美丽师妹,对我的英姿已经倾倒了。 再展露几分实力,她们必定会芳心暗许的。

”左熙天加入战斗,一边传音说道。

秦墨闻言,嘴角一咧,与左熙天相识这么久,这家伙还是这般性子,在这种时候,依然不忘那些美丽少女。

“原来,这乱魂箭中蕴含的力量,与中蕴含的力量,乃是同出一源。

只不过,没有吞噬神魂的力量,而是腐蚀、扰乱神魂,端是无比诡异。 ”与乱魂箭不断生碰撞,秦墨也察觉出来,每一根幽黑箭矢乃是凝聚的一种鬼气,一旦命中生灵,立时就会溶解开来。

这种情况,就如冰落入热水中,一瞬间就会熔化。

这种乱魂箭中蕴含的力量,乃是一种阴冷的鬼气,而生灵蕴含的神魂之力,则如滚烫的热水。

两者一旦相遇,斩魂箭立时就会溶解,根本防不胜防。 这样的武器,实是令人无比忌惮!幸亏,秦墨如今剑道有成,其剑势之中,不仅蕴含无比锐利的剑意,更蕴含着剑魂之力,对于鬼族力量的破坏性极强,这些乱魂箭构成不了威胁。 “小子。 那个方向,找出射箭的家伙,否则,破不了这里的鬼气壁障。 ”就在这时,银澄的声音响起,让秦墨关注一个隐蔽的角落。 一股无形的风卷起,朝着那个方向吹去,无声无息,却是所过之处,幽黑鬼雾如残雪遭遇烈日,纷纷消弭不见。 这是银澄以凝成的风,其中蕴含圣火之性,对于鬼族的鬼气有着天生的克制。

一霎那,在那个角落里,鬼雾消散,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全身笼罩在鬼雾中,看不清真面目。 却是提着一张诡异的弓,弓身由黑雾凝成,宛如没有实体。 但是,这张弓提在那个身影手中,却是如同重逾万钧,有着一种诡异而沉重如山的感觉。 此时,那身影正搭箭上弓,鬼雾一样的弓身瞬间凝实,一箭射出,竟是分裂为数百箭,纷飞向四面八方,又汇聚在一起,朝着秦墨****而去。 这样奇诡的箭技,实是闻所未闻,秦墨甚至怀疑,这并非是什么箭技,而是那种鬼雾弓的可怕能力。 “走!拿下他。

”秦墨招呼一声。

左熙天一声朗笑,身形飘起,如踏波而行,极是潇洒。 这种时候,他也不忘卖弄自己的身法,希望博得在场美丽少女们的芳心。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皆是快到了极致,朝着那个诡异身影扑去。

吼!那身影暴吼一声,张弓搭箭,七支幽黑箭矢上弦,下一刻****而出,化为数千支乱魂箭袭向秦墨、左熙天。

“破!煌剑一击!”就在这时,秦墨身形一定,竟是没有躲闪,也没有施展剑幕,而是身与剑合,化为一道煌煌剑光,直射去。

与其以封挡,不如以的迅猛霸道,直取敌人的要害,逼其防守。 这一刻,正是秦墨长久以来,积累的战斗经验的体验,望着少年御剑如飞的身姿,后方的人群纷纷惊呼,对于这样的应变自叹不如。 剑光刚起,就鼓荡起无比狂暴的剑风,将数以千计的乱魂箭吹散,也吹散了那个身影周围的鬼雾,露出一丝真面目。 “什么?!”“这是……,东老大!”秦墨、左熙天看清这身影的真面目,顿时齐齐瞪目,浮现震惊之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