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同明短文作品集《流年浅记》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2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猫咪“小可怜” “小可怜”是一只流浪猫,“可怜”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像。 我第一眼看见“小可怜”是在单位门前的公交站牌前。 一只小橘猫,邋遢、瘦弱、无助地在公交车站前徘徊,

朱同明短文作品集《流年浅记》

  猫咪“小可怜”  “小可怜”是一只流浪猫,“可怜”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像。

  我第一眼看见“小可怜”是在单位门前的公交站牌前。 一只小橘猫,邋遢、瘦弱、无助地在公交车站前徘徊,不时地蹭到候车人脚边,抬头望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喵喵地叫,叫声中充满了胆怯和乞求。 我刚好从它旁边经过,不由心生怜悯,盼望哪个好心人能收养了它。   晚上下班,我等车的时候脚边再次传来喵喵地叫声,透过昏暗的灯光,我低头看见那个瘦弱、邋遢、可怜地小家伙。 他蹭在我的脚边,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天已经黑了,马路边就剩下我和他,我也要回家了,而他却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此情此景不由的让我心头一软,就找了个袋子把他提回家。

  父母第一眼看见“小可怜”脏兮兮地样子脸上就愁怅起来,父亲埋怨说前几天邻居家多漂亮的猫白送他都没要,母亲倒是委婉,说我属虎,猫算是“小虎”,二虎相争不吉。 老婆不发表意见,儿子是满心喜欢,从冰箱里取出火腿肠喂猫,小家伙一点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吃饱了就在家里到处跑,一会儿钻到柜底,一会儿跳上沙发,一会儿到厨房转转,一会儿到卧室看看。

儿子拿了根绳子逗他,“小可怜”立马随着绳子抖动节奏和儿子玩起来。

只见它们两个闪转腾挪、上纵下跳,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疯累了,儿子进屋睡觉,“小可怜”则对直霸占沙发就寝,一点也不管别人嫌弃的目光和无奈心情,唉!原来我捡回来个“小无赖”。   “小可怜”到我家不久就站稳了脚跟,而且地位还日渐上升。 起初父母对它有些嫌弃之心,打算着给它找个好心人家送出去。

后来见它甚讨孙子欢心,爱屋及乌地就接纳了它。

妻子原本不在意它,可是随着生活条件改善,它的颜值直线上升,油亮光滑的皮毛,圆圆的脑袋,琥珀般的眼睛,加上它爱干净,会卖萌,没多久就赢得了妻子的芳心。 儿子对它的溺爱更不消说了,不但把自己心爱的美食、玩具与它分享,甚至于晚上还要抱它上床睡觉。

我本是可怜它的,生怕它遭罪,见它如此招人喜欢自是欣喜。   “小可怜”甚有灵性,养了几个月就能“应名”,听得懂家人的招唤,看得出家人的喜怒哀乐,喜欢和人作伴,对于和他情同手足的小主人,它甚至会像小狗一样,掐点在屋外迎接小主人放学归来。

父母不由感叹:“这小猫没有白心疼。

原来动物也有感情,通人性!”  自从收养了“小可怜”,一家人多了交流的话题,家庭关系愈加融和,父母也似乎更加慈爱了。 我们对小猫的感情与日俱增,大家都把它当成了家中的一员。

可是我们和“小可怜”终究是情深缘浅,半年后“小可怜”不幸被流浪狗咬死了。

  “小可怜”的死,让家里人很是难过了一阵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也快淡忘了。 某日午后,一家人正坐在家中吃饭,忽然从窗外跳进一只橘猫来,邋遢、瘦弱、眼中充满了胆怯和乞求。 母亲吃了一惊,盯着橘猫说:“莫不是咱们的小猫投胎转世又回来了!”父亲仔细瞅了瞅说:“还真像!”  我知道这只看起来很像“小可怜”的橘猫绝对不是“小可怜”。

因为“小可怜”的确死了,是我亲手把它葬在了花坛里。 我怕两个老人触景伤情,就想把小猫赶走。 父亲却阻止道:“不要撵它,喂它点吃的,猫是有灵性的,如果它不走,就养起来吧!”  2019/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