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欢颜安欢颜傅煜砚小说目录列表阅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1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主角叫安欢颜傅煜砚的小说《末路欢颜》,是作者梦翩冷所写,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精彩内容推荐:傅煜砚果然行动力非一般的强,她再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父亲告诉她,傅氏注入了大笔的资金

末路欢颜安欢颜傅煜砚小说目录列表阅读

主角叫安欢颜傅煜砚的小说《末路欢颜》,是作者梦翩冷所写,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精彩内容推荐:傅煜砚果然行动力非一般的强,她再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父亲告诉她,傅氏注入了大笔的资金到他们公司,甚至帮他们公司拿到好几个超级大订单。

讽刺的是,她父亲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而来时,还让她紧紧地抱住傅煜砚的大腿,交代她一定不要惹他生气,就从来没想过她是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是以多么不堪的身份换取的这一切。

安欢颜末路欢颜精彩章节试读:也许是安欢颜难得的配合,让傅煜砚毫无节制地一遍又一遍的索取,更是让她疲于应付,不过也因此她获得了次可以与家人通话的机会。

喂,哪位!......妈,是我!安欢颜忍不住哽咽,将近一年没有听到她母亲的声音了。 是,是小颜吗?你这孩子,怎么突然说不见就不见了,一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还以为,以为......电话里传来压抑的抽泣声。

妈,我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就是之前不方便打电话,我以后常给你打。 你不回来吗,你现在在哪?......她妈妈焦急地声音还没落下,电话就被她父亲抢过去。

你这个不孝女,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乔少都取消婚事了,你做出那样不要脸的事情你还敢打电话回来,你自己犯贱也就算了,你还连累公司,我没你这个女儿......呵,这就是她父亲,她消失那么久,对于她的安危一点都不在乎,反而以极尽难堪地罗列她的罪名。

她没有再听他的咒骂,挂断了电话,说不心痛是假的,骨肉至亲却视她如草芥,没有了利用价值,随时就可以丢弃。

她早已对她父亲心寒了,可是她怕她母亲会被她连累,遭她父亲责怪。

她妈妈因为没有为她父亲生个儿子,一直内疚自责,总是唯唯诺诺没有自我,甚至连她父亲在外面养小三生了个儿子,都能忍下来,在家里完全没有地位可言。 直到她和乔亦航交往,她父亲才对她妈妈稍微好点,现在乔亦航取消婚事,还拿她父亲的公司开刀,他父亲生气肯定又拿她妈妈出气。

她真的觉得彻骨寒凉,她和乔亦航交往三年,那些所谓的山盟海誓,才是最讽刺地存在,连一句解释的话都不给她,还牵连她的家人。

傅煜砚找到她时,就见她眉头紧缩,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他从身后揽她入怀,她的身子一缩,而后才慢慢放松。 怎么了,不是给你家人打电话了,还不开心?没什么......犹豫了会儿还是开口:我爸的公司,是不是出问题了?她不想让他多一个禁锢自己的把柄,可是她没办法。 嗯,好像是,需要帮忙吗?他唇角微勾,要不是想让她乖乖地呆自己身旁,他怎么可能让她跟外界联系。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她艰难地开口,只是还没说完就被他截断。

我可以帮你父亲,但是,你知道我要什么的!安欢颜攒紧了双手,良久过后才下定决心似的转身面对他:我答应一直留在你身边,直到你腻烦主动让我离开。

他满意地笑了:好,真是个乖女孩!傅煜砚果然行动力非一般的强,她再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他父亲告诉她,傅氏注入了大笔的资金到他们公司,甚至帮他们公司拿到好几个超级大订单。 讽刺的是,她父亲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而来时,还让她紧紧地抱住傅煜砚的大腿,交代她一定不要惹他生气,就从来没想过她是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是以多么不堪的身份换取的这一切。 安欢颜彻底成为了一只被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而她也很到位地演绎着她金丝鸟的角色,即使她心里深深厌恶,但是在傅煜砚的面前一直表现的很乖巧、柔顺。 他以为折断了她的翅膀,也不怕被她飞走了,对她倒是安心了很多,不再让人时刻盯着她。

一场云雨过后,傅煜砚满足地看着疲惫地靠在他怀里休息的小女人,手指仍在她如缎般的肌肤上游弋。

他也搞不懂为什么自己跟着魔似的对她的身体就是不能感到餍足,即使明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也要把她强行禁锢。 想到将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她,心里就有些烦闷。 我最近要去趟美国,你乖乖等我回来。

嗯!她慵懒地随口应着,连眼皮子都懒的抬,可就这么一副懒怠的样子,最能惹得男人失控,傅煜砚眼里的焰光又再次燃起,可是有些话还是得先说。

你不会趁我不在,又计划着逃跑吧?那你别走了,一直在这盯着我好了。 他低笑地伏在她的耳边,像是情人间的呢喃,可是他说的话却不禁教她全身汗毛直立。

别忘记了你的承诺,如果违反了,那我真的会毁了你的,虽然我也挺不舍得,所以不要再尝试挑战我的底线了。 安欢颜睁着小鹿似的双眼看着他,身子有一丝的颤抖,这个男人有多可怕,上一刻还跟你做着亲密无间的事,下一秒他就想弄死她。 害怕了?他邪魅地笑着:只要你乖乖地遵守你的约定就不会有事,嗯?我,知道了。 她还有别的选择吗?乖!说完就翻身把她再次压在身下。 前不久的一场欢爱已经让她疲惫不堪,根本就无力阻止他。

也许是为了弥补即将到来的离别,女人暧-昧地娇-喘与男人嘶哑地嘶吼声断断续续地交织成一曲乐章,一整个晚上都不曾停息。 ......傅煜砚以为他所做的一切能牢牢地把她掌握在手中,可是他不知道他越逼迫只会让她越想逃离。 他走了半个月了,安欢颜每天不是呆在房间就是画室,连那些负责监视她的人都觉得应该不会出意外,而放松了警惕。

她心里也明白,如果想逃,这是最好的时机,可是她又怕万一失败,那她将万劫不复,而且她父亲的公司还捏在他的手里。

直到她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知道她妈妈病了,让她坚定了决心,她无论如何都得逃走。 于是她开始了她的逃亡计划,她知道庄园里负责采购的人每隔一天都会到市区,而且都是傍晚出去。 到了她计划的那一天,她提前跟佣人打招呼,说自己不舒服想休息,让她们不要去打扰她。 在房间里布置好一切后,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到车库里,躲到即将要出发的车子的后备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