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梦游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0
  • 13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上次在宾馆**的影至今笼罩着张炎,他可不想再次入警局碰到比老虎还米老鼠的曾婉柔,婉言拒绝了李永的要求,再次扫视了一下灰常,没有发现仇语嫣的踪影后就和李永告辞了。 张炎独自一人离开了名媛会

第一百四十三章 梦游

上次在宾馆**的影至今笼罩着张炎,他可不想再次入警局碰到比老虎还米老鼠的曾婉柔,婉言拒绝了李永的要求,再次扫视了一下灰常,没有发现仇语嫣的踪影后就和李永告辞了。

张炎独自一人离开了名媛会所,而李永则是留了下来,至于去什么当,其实大家都非常明白的。

离开名媛会所,走在县城的街上,望着被繁星点缀的星空和一弯弯的明月,张炎的心中有兴奋,有不解,有悲伤,有疑,各种复杂的心笼罩他的内心让面变得非常难看。

张炎拒绝李永还有另一层的原因,记得上一次离开庞焉家里的时候后者告诉张炎,下一次,下一次我不会再拒绝你,这样的好事张炎当然不愿意错过,准备今天晚上将自己的男之出去。

光是想想庞焉出浴的姿,张炎心中就是一阵漾。

张炎算是发户,上也有个几万块,当然直接坐出租车,这年头,坐出租车还是非常有面子的。 虽然接近午夜,但路上的出租车仍旧是不少,拦了一辆车后,坐车赶往庞焉所在的小区。

下车,走路,上楼,来到庞焉的房门口,张炎迟迟没有敲门。

“不知庞焉有没有准备好,要是她答应自己的要求,自己到底要用什么样的作,前入还是后,劈叉还是坐莲?”张炎已经开始幻想庞焉光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幕,内心漾,脸上兴奋不已。 连续敲了三下房门,张炎静静的等候庞焉的到来。 “谁!”庞焉穿着黑的衣,糊糊的着眼睛,脸上有些不满的从卧室中走出来朝着房门走去,透过房门上的猫眼看到了站在外面一脸笑容的张炎,丝毫不做犹豫的打开了房门让对方来。

“张炎,下次你就不能找个白天的时间来吗?你知打扰别人觉时非常不礼貌的。

”庞焉将张炎领客厅,语气有些不满的,她就不清楚,为什么每一次这小子都要深更半夜的来打扰自己觉。 张炎跟在庞焉的后,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她没有被衣遮挡的修长美,直到庞焉两相的坐在沙发上,张炎的视线这才离开坐在了她的对面笑呵呵的:“晚上不是显得温馨吗?怎么样,今天有没有准备好,我可是来讨债的。

”“什么准备好,张炎,你在说什么?”庞焉疑的问。

“丫头,你可不要不认账!”听着庞焉的回到,张炎开始着急起来,赶说:“你可不要忘记上次临走时候对我说的话,就算你忘记了,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我说什么了,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漆黑的双眸一闪一闪带了细长的睫,一脸单纯的问。

张炎心里气,喃喃:“难不成庞焉得了失忆症,不应该,这才几天的功夫,不可能将这名重要的事忘记!难是她觉得不好意思,既然如此,我就主一点。 ”“丫头,上次走的时候你可是说过要是下一次我在要求,你就会以相许的,我知你们女孩子在这事上都表现的比较羞涩,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人,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

”角泛起一抹邪笑,张炎极力的安着庞焉。

庞焉的神态僵住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了眼睛,糊糊的站起来里喃喃:“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边说便往卧室中走去。 啪,一声脆响传来,卧室的房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张炎的眼神盯着庞焉卧室的房门,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的心拔凉拔凉的,里咒骂:“什么人,这都是什么人,就算不想献也不至于找个这样的理由吧!做梦,梦游,tnn的,以为小爷是傻子吗?”张炎本想再次去敲庞焉卧室的房门,可一想到刚才人家的表态,终于是捺心中的不甘,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起来,原先的打算都付之东,让的张炎心里非常不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庞焉答应,自己就可以结束男生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这么对我,我好歹也是成年人了,你至于非要让我等到结婚的年纪才破了男的份吗?一个小时后,张炎仍旧没有着,想着刚刚在名媛会所中发生的事,仇语嫣,五台县名媛,就连市里的富家少爷都慕名而来,这样份的人难还要为了区区一个重点高中的名额去求庞刚,这事太不可思议了?恐怕仇语嫣只要巴,晃晃双,就会有万千的男子为之卖命,张炎实在想不通这里面到底还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以前上学的时候张炎从来没有为其他的事担心,心过,可是这一不上学,所有大大小小的事全部都朝着自己上汇聚而来,就算张炎不愿意去招惹这些事,它们就像不散的游一般着张炎。 莫晴的腥臭症状,李永的肥胖症,还有自己治疗早偏方上市的事,还有自己答应庞焉的五百万,还有自己重新回到校园的事,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得张炎喘不过来气。 “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来土掩,看来这些事还不能太过在意,要不然真的是太累了。

”想明白了这一切,张炎准备觉,可就在他刚刚闭上眼睛,吱吱的开门声突然传入了他的耳朵中。

听着轻迈的脚步声,张炎心中窃喜,这是从卧室门口传来的,:“难庞焉想通了,记起了上次发生的事,准备邀请自己和她一起回到卧室xxoo。

”“庞焉,我在这里,你是不是想明白了,我就知你不会这么对我的。

”张炎一脸的从沙发上起来朝着卧室门口的位置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