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绮笙薄凉小说全文 第十一章 洞房花烛的感觉如何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路绮笙薄凉小说全文第十一章洞房花烛的感觉如何主角是路绮笙薄凉的小说叫《婚途似锦》,它的作者是小爷当家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打开朋友圈,一眼就见到好友方田的动态:天啊,

路绮笙薄凉小说全文 第十一章 洞房花烛的感觉如何

路绮笙薄凉小说全文第十一章洞房花烛的感觉如何主角是路绮笙薄凉的小说叫《婚途似锦》,它的作者是小爷当家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打开朋友圈,一眼就见到好友方田的动态:天啊,小路真的嫁给了薄少!附上薄凉亲吻路绮笙的照片一张。 他吻她时自己当然看不见,现在看着,感觉自己今天穿婚纱还是挺漂亮的嘛,就方田那蹩脚的技术都照得看起来毫无违和...推荐指数:《婚途似锦》第十一章洞房花烛的感觉如何免费试读打开朋友圈,一眼就见到好友方田的动态:天啊,小路真的嫁给了薄少!附上薄凉亲吻路绮笙的照片一张。 他吻她时自己当然看不见,现在看着,感觉自己今天穿婚纱还是挺漂亮的嘛,就方田那蹩脚的技术都照得看起来毫无违和感。 她迅速点了个赞,然后评论到:好一对金童玉女啊,真是郎财女貌,珠联璧合。

方田也还在线,很快就私信给她。

“你什么时候搭上薄少的?”路绮笙:“撞上的。 他对我一见钟情就求婚了。 ”方田:“你有够儿戏的啊,不声不响就结了婚。

真的不管萧子禾了?”路绮笙:“别提那**。

”方田:“听说薄家娶媳妇礼金有八百八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元整是不是啊?”路绮笙:“附加别墅两栋,古董字画,金银珠宝,明酒珍酿若干。 ”附上一个得意的表情。 方田:“你哪值这么多钱?薄少亏大发了!”路绮笙:“那是你有眼不识金镶玉!”方田:一个呕吐的表情。 另:“洞房花烛感觉如何?”路绮笙:一个害羞的表情。

“跟你这种单身狗聊天,我怕说出来会糟蹋了你家厨房的茄子和黄瓜。 ”方田:“绝交!”路绮笙想象着方田憋屈的模样,乐得在被窝里偷笑。

薄凉实在忍无可忍了一把掀开被子,夺过她的手机,声音有些隐忍的怒气:“路绮笙,你还有完没完了?”“这手机有什么好玩的?”薄凉瞄了一眼,接着他就呵呵了,“我对你一见钟情,还金镶玉呢。

路绮笙,看不出你脸皮还挺厚的。

”路绮笙跳脚的:“你怎么能偷看人家的隐私!还给我!”薄凉实在困得不行,加上喝了不少,明天又还有一大堆的事儿。 他将手机搁在自己旁边的床头柜上,冷声道:“马上睡觉!”路绮笙眼巴巴的望着他,那种既委屈又可怜的模样又让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真是讨厌!”路绮笙嘟起嘴巴抗议了一句,薄凉毫不理会。

她没办法,只得怏怏地躺了下来。 其实一天下来她也挺困的,不到一会就睡过去了。

倒是薄凉,这下睡不着了,听着她均匀绵长的呼吸,他反而觉得更烦躁了。 而且路绮笙的手机还时不时就亮起屏幕。

他不耐地拿过来,只见上面仍是方田发来的信息。 “路路,睡了吗?怎么不回了。 ”“萧子禾今晚喝醉酒了,在我们宿舍楼下坐着呢!”“路路--速回。 ”薄凉实在看不过眼了,甚不熟练地回了句:“她睡着了,我是薄凉。

”才发了过去,又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慌,自嘲地笑了笑。 这边敷着面膜的方田吃惊的连手机都拿不住了,只得讪讪地回了句:“那晚安,薄少。

”薄凉第二日起得还是比路绮笙早,路绮笙睁开眼望着这红通通的房间,愣神了好半响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唉呀--我这腰酸背疼的。 ”路绮笙站了起来,伸伸胳膊动动腿。

“醒了?换衣服下去吃早饭。

”薄凉突然出声,路绮笙才注意到他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报纸。

路绮笙嗯了一声就往浴室走,走出两步才惊醒道:“我哪有衣服换啊?”“衣柜里有新衣服。

”薄凉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绮笙挑了平时不怎么穿的浅粉色,毕竟才结婚应该穿得鲜亮一点嘛。 梳了头,洗脸刷牙,出来时已经又是一枚甜美的萌妹子了!她第一件事就是拿回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 “你不是说五点就要起床祭祖吗?骗子。 ”路绮笙瞥了一眼衣冠楚楚的薄少,语气颇为不满。 居然用这种借口逼她睡觉!“我已经去了回来了。

”薄凉淡淡地回敬的她一句。 路绮笙顿时觉得自己囧囧的。

“呵呵--你怎么不叫我?”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叫了你三次,你赏了我一巴掌。

你觉得我还应该叫下去吗?”薄凉在衣柜里取出一对钻石袖扣戴上,亮闪闪的光芒,差点闪瞎她的眼。

“不是吧……”路绮笙很是心虚,她起床气很重的,且睡相很不好。

“呵呵……”薄凉没答她,直接给了她一个后脑勺。 路绮笙怀着忐忑的心情跟着他下楼了。 薄家二婶正往餐桌上端早餐,亲热地唤了她一声:“小笙,快过来吃早餐。 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红枣乌鸡汤,炖了一个钟呢。

”闻言,薄凉的脸色便不好了。

路绮笙还在云里雾里的呢,赶紧上前接过二婶递过来的汤盅,甜甜的道谢:“多谢二婶!”此时,薄颜也从楼上下来了,她碰到了薄凉,没有好脸色地低低说了一句:“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