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柳宗元《溪居》赏析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6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 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柳宗元鉴赏元和五年(810),柳宗元在零陵西南游览时,发现了曾为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柳宗元《溪居》赏析

久为簪组累,幸此南夷谪。 闲依农圃邻,偶似山林客。 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 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柳宗元鉴赏元和五年(810),柳宗元在零陵西南游览时,发现了曾为冉氏所居的冉溪,因喜其风景秀美,便迁居此地,并改名为愚溪。 这首诗写他迁居愚溪后的生活。

诗的大意是说:我长久为做官所羁累,幸亏有机会贬谪到这南方少数民族地区中来,使我如释重负闲居无事,便与农田菜圃为邻,有时就如同一个山林隐逸之士。 清晨,踏着露水去耕地除草;偶尔荡起小舟,纵情山水,直到天黑才归来。

独往独来,碰不到别人,仰望碧空蓝天,放声歌唱。

此诗表面上看似只写溪居生活的闲适,然而字里行间隐含着孤独的忧愤。

如开头二句,诗意突兀,耐人寻味。

贬官本是不如意的事,诗人却以反意落笔,说什么久为做官所累,而为这次贬窜南荒为幸,实际上包含着辛酸的苦笑。 闲依、偶似相对,也有强调闲适的意味,闲依包含着投闲置散的无聊,偶似说明他并不真正具有隐士的淡泊、闲适。 来往不逢人句,看似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但毕竟也太孤独了。 这里也透露出诗人是强作闲适。

这首诗的韵味也就在这些地方。

沈德潜说,愚溪诸咏,处连蹇困厄之境,发清夷淡泊之音,不怨而怨,怨而不怨,行间言外,时或遇之。 (《别裁》卷四)此段议论颇有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