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的出钱 读者在线阅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3
  • 13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从1894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创立兴中会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历时17年,革命党人先后共发动10次武装起义,所耗资金62万余港元,多由华侨资助。 据辛亥革命后的统计,海外华侨共为革命捐款

有钱的出钱  读者在线阅读

从1894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创立兴中会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历时17年,革命党人先后共发动10次武装起义,所耗资金62万余港元,多由华侨资助。

据辛亥革命后的统计,海外华侨共为革命捐款万元。 中华民国时,南京临时政府财政困难,各地华侨节衣缩食,捐款达600万元。

    开始时,革命经费主要来自檀香山。

孙中山的大哥孙眉即贱卖家产以充军饷,共筹得万元港币作为广州起义军费。 之后,随着革命影响的扩大,南洋地区成为款项的主要来源地。

这些捐款者中有富商,但多为中下层人士。 捐款并未因起义的屡战屡败而稍有减少。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在于孙先生的个人魅力,另一方面在于华侨自身的觉悟。

他们身居海外,接受了民主思想,目睹了祖国的落后,适得孙先生这样坚定的革命家,于是纷纷慷慨解囊。 华侨捐款义举,实为革命后盾。

  1905年11月,孙中山前往欧洲筹措革命活动经费,与同乘一船的商人张静江巧遇。

张静江与孙中山一见如故,当他得知孙中山这次是为筹措革命活动经费而前往欧洲时,便慷慨道:“久闻先生大名,余亦深信非革命不能救中国。 近数年在法国经商,获资数万,甚欲为君之助,君如有需,请随时电知。

余当悉力以应。 ”  抵达法国港口城市马赛后,张静江与孙中山惜别,并告之自己在法国的地址,约定了日后互通电报进行联络的暗号。 他对孙中山说:“今后活动经费有困难可直接发电报给我,并在电报中确定ABCDE英文字母为数码:A为1万法郎,B为2万法郎,C为3万法郎,D为4万法郎,E为5万法郎。

我接到你的电报后,就会立即将款子给你汇去。 ”同时,张静江还递给孙中山一封信,信中夹有一张他亲笔签名的3万元取款单,让孙中山凭信和取款单到美国后去纽约市第五街566号他所开办的通运公司找经理姚叔兰,领取他资助革命的3万元经费。 孙中山最初心中将信将疑,到美国后便把信和取款单交给黄兴,让他取钱,以探真假。

姚叔兰见信和取款单后,便将3万元分文不少地付给了黄兴。 辛亥前后,每当孙中山开展革命起义活动经费不足时,便会发电报给张静江请求汇款。

张每次接到电报后总是有求必应,按时如数将款寄到。

其间有一次由于公司资金周转困难,经费难以筹措时,张静江毅然将他所属的一个茶店卖掉,以资助孙中山的革命活动。

1908年3月,孙中山为筹集云南、广东革命起义所需款项,先后以“A”和“E”致电张静江,张均将钱如数汇到。

事后,孙中山命胡汉民写信致谢,并详述起义经过,张静江竟复书曰:“余深信君必能实行革命,故愿尽力助君成此大业。

君我既成同志,彼此默契,实无报告事实之必要。

”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财政经济形势十分严峻,日常开支难以维持,张静江则带头以商人名义捐赠巨款。 后来他一直在国民党内担任职务,多少有些吕不韦投资政治的意味,对此,孙中山曾解释道:“张原属富豪出身,党内财务,唯张所为。

”  爱国非教育而来,乃朴实而出;捐款非强压所迫,亦自愿而为。

其间,孙先生的宣传鼓吹如点燃导索、拨亮明灯之举,所到之处,金石为开,此即领袖魅力之所在。

此等魅力,不在城府,亦在朴实;不在多虑,却在真挚。

1916年,中华革命军在山东发动反袁起义。

之前,吴大洲、薄子明到东京向孙中山报告:“山东组织起义,现在已有两三千人有把握,只要给我们一笔经费,马上就可发动。 ”孙问:“要多少钱呢?”吴说:“至少千元。

”孙说:“好吧,昨天南洋华侨才汇来1200元,你们就拿1000元去吧。 ”过了两天有人向孙说:“吴大洲等人说的话靠不住,他们将钱拿到手在外面乱花,而我们在此生活都很困难。

先生为什么轻易信他们的话、受他们的骗呢?”孙说:“革命不怕受骗,也不怕失败。 哪怕100件革命事业有99件失败,而只有一件成功,革命就可胜利。

”  不光是有钱的出钱,有钱的也出力。 1895年,兴中会发动广州起义,檀香山一些华侨随孙中山回国参加战斗,邓荫南等将自己的商店农场全部变卖,回国参加武装起义,有人为此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07年3月,孙中山前往新加坡,领导兴中会发动第二次武装起义。

随后,委派新加坡华侨许雪秋、邓子瑜分别指挥潮州起义和惠州七女湖起义;5月,余既成率700多名三合会员参与。

1911年,广州起义中牺牲的86名先烈中就有31名是华侨。

  古来商人重利轻义,但这要看在什么时候,国难当头之时,不乏毁家纾难、义功缨冠之人。

1938年秋,武汉失守,大量后撤重庆的人员和迁川工厂物资近10万吨,滞留宜昌无法运走,不断遭到日机轰炸。 卢作孚集中民生公司的全部船只和大部分业务人员,分段运输,昼夜抢运,上有日机轰炸,下有三峡急流险滩,经过40天的抢运,终于在宜昌失陷前,将全部滞留的人员和物资抢运入川。 在整个抗战期间,民生公司共抢运了人员150余万人、物资百万余吨,遭日机炸毁船只16艘,牺牲员工百余人。 民生义举,解民倒悬,缓急燃眉,有弦高退师之功。

  (奥金顿摘自新浪网作者的博客,李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