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手记】br稻米和“良渚古城”的故事br崔凯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8-10
  • 17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野草的时候,第一念头就是这些细小的颗粒是怎么变成今天洁白晶莹、颗粒饱满的稻米?它都经历了什么?纪录片最大魅力之一就是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对于纪录片创作者而言同样如此。 探索稻米蜕变经历成为

【导演手记】br稻米和“良渚古城”的故事br崔凯

野草的时候,第一念头就是这些细小的颗粒是怎么变成今天洁白晶莹、颗粒饱满的稻米?它都经历了什么?纪录片最大魅力之一就是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对于纪录片创作者而言同样如此。 探索稻米蜕变经历成为我拍摄《稻米之路》最大的动力之一。 12000年前,稻米的食用价值被发现之后,便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惊奇的改变。

云南元阳哈尼梯田的壮阔总被世人惊叹,但如果你是哈尼的梯田的耕作者,生活却远非那么诗情画意。

我们跟随哈尼人高那脚到达他的梯田时就已经气喘吁吁,梯田地块分隔狭小,他还要牵着耕牛辗转腾挪,才能耕作完属于自家的梯田,机械化的农具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 生存。

命运的不公,这里地势平坦,温揣的家甚至就在稻田上搭建,相比哈尼人精耕细作,增加稻米产量,换取族群生存的保障,这里的稻种随意抛洒在田间,之后人们祈祷神明保佑风调雨顺,再之后仿佛剩下的工作就真的交给神了,几乎不在进行什么施肥美味。 12000年,9000年,6000年,4000年,稻米像一个懵懂的孩童,缓慢而坚定的成长着,这种感觉和看英雄电影类似,你看着它从资质平平开始,然后受到高人点播,经过机缘巧合和自身努力,剩下的就是改变世界了。

稻米的这个时刻我在浙江的良渚看到了。 4000年左右。

它们虽然已经碳化,但从外形上看已经与我们今天食用的稻米相差无几,良渚我去过几次,以往的目光往往会被精美的手工艺品和城市的形成所吸引,我甚至对这些黑化的稻米全无印象,但这次拍摄当我看到它们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一路走来,看着它的蜕变的历程,终于吐了一口气,心念你终于成了。 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人类早期稻作农业,是这个遗产的核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