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学幼儿园联盟】国风国风,尚且年轻 我国传统节日有几个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本帖最后由三月二十九于2019-3-2913:07编辑一二十岁的姑娘小伙喜欢什么,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如果将环境限定在一场晚会,那么颇具偶像气质的青年歌手,九成九会是最受年轻粉丝

【中国国学幼儿园联盟】国风国风,尚且年轻 我国传统节日有几个

本帖最后由三月二十九于2019-3-2913:07编辑一二十岁的姑娘小伙喜欢什么,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如果将环境限定在一场晚会,那么颇具偶像气质的青年歌手,九成九会是最受年轻粉丝追捧的对象。 4月18日,在西安大明宫遗址举办的华服日晚会上,当流浪的蛙蛙、Smile_小千等在B站颇具人气的歌手登场时,台下观众同样骚动了。 “蛙蛙我爱你”“小千别走”等呼声不绝于耳。

然而,最热烈的欢迎和最大的声响,并不属于这些声线柔和、面容干净的年轻歌手。

一位看上去久经风尘,比起“歌手”,在形象上更像“音乐人”的糙汉子登台后,台下观众纷纷大声跟唱——这是此前每一位歌手都没能享受的热闹。

虽然主办方并未准备荧光棒,粉丝们仍然点亮手机屏幕,用亮起的屏幕为歌手打call。 整场晚会下来,为国漫《那年那兔》中“兔子”、《一人之下》中“宝儿姐”配音的“小连杀”,人气也没能追平这位“大叔”。 这位糙汉子音乐人叫孙异,他演唱的不是大好河山、儿女情长或年轻人的小确幸,而是一首既抽象又严肃的歌曲:《重回汉唐》。 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徵宫商。 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国风国风,尚且年轻汉服圈的人互称“同袍”,这是一个沿用了十多年的称呼。

一位同袍告诉我,《重回汉唐》可以说是汉服圈的“圈歌”,就像大学校歌一样。

这是第一首专门写给汉服圈的歌曲。 这首“国风”的出现,甚至早于我们如今熟知的国风圈。

在与一位30多岁的同袍交流时,我刻意将国风圈和汉服圈分别提起,而他的反应似乎和我一样惊讶。 我也不知道这两个圈子怎么会玩到一起了,可能是因为科技发展吧?游戏、视频什么的,我们做汉服运动的时候都还没有。 汉服圈的主力很多是80后,国风……应该是00后吧,我觉得。 至于怎么看待这些同样参与进华服日的“后生晚辈”,同袍们也普遍给了我很宽容的答案:国风圈和汉服圈的结合,是件好事。

“希望能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让这个圈子越来越大。 ”而国风圈对汉服的看法,恐怕也是一样的。 这不仅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同“汉服前辈”一样,出于兴趣偶然接触并喜爱上汉服,也因为年轻的“国风”和古老的汉服一样,不仅谈不上主流文化,在亚文化中也同属影响力比较小的。

广义地看,年轻人接触的国风,甚至可以追溯到周杰伦。

然而,“国风圈”的出现,却有着明确的时间节点——直到《剑网3》(《剑侠情缘网络版叁》)于2009年发行,以其为数不少的玩家为基础,缥缈无定的“国风圈”才算真正“落地”。 而国风歌曲、民乐演奏等内容的发布、传播,则更要依赖同样始于2009年的“年轻人文化社区”B站。

“圈外人”对国风圈往往态度各异。

许多名人、学者,在社交媒体上都曾表现出对所谓“国风”的轻蔑和戏谑。 而原因也很简单:许多被90后、00后传唱的圈内“歌”“诗”,都只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浅尝辄止,“连皮毛都没有摸到”。 国风歌曲、诗词作者,在创作时常见牵强附会、滥用意向等毛病;然而若只是境界不高也罢,许多自称“国风”的圈内人,对格律一窍不通,骈文写不出,对联对不工整,更别提平水韵这种颇为古旧的学问了——这些“黑点”,在普通人眼里或许不是关键,却为专家学者不齿。 而另一方面,受到欧美、日韩流行音乐的持续压制,国风音乐在大众市场始终矮了一头。 投入资本的巨大差距,导致的是制作水平的天壤之别。 一位国风爱好者对我开玩笑说:“就有的歌感觉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调吧,好学好唱。

”即便“好学好唱”,年轻的国风在中国也不是多数年轻人的首选,国风爱好者往往显得有些“圈地自萌”。 相比之下,《青花瓷》这种流行音乐却能登上春晚舞台,这是从《剑网3》开始的国风圈一直难以企及的殊荣。 幼稚、肤浅而又虚荣,是知识分子对“国风圈”的普遍印象。

至于让国风迈出小众触及人民群众,恐怕还远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