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前闲聊(十五、“裸体画”的风波)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3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接着我带笑讲起另一个有趣风波: 在一次全校教职工大会上,贫宣队长扬起手中画册,口吐星沫,满腔愤怒说: “看看,文化大革命已经好几年了,可公然在我们社会主义课堂上出现了这样淫秽下流的东西

奈何桥前闲聊(十五、“裸体画”的风波)

  接着我带笑讲起另一个有趣风波:  在一次全校教职工大会上,贫宣队长扬起手中画册,口吐星沫,满腔愤怒说:  “看看,文化大革命已经好几年了,可公然在我们社会主义课堂上出现了这样淫秽下流的东西。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在我们这样平静的学校充满激烈地阶级斗争。

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

这充分证明毛主席教导我们的,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这有力证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要搞下去!我的同志哥呀,我们头脑中阶级斗争这根弦,一刻都不能松。

可我们还有人看不到这点,痛心啊。

”  这位前任大队党支部书记说到这里,敲着桌子,痛心疾首。

  整个会场立刻严肃下来。 有的老师显得有些紧张。   我心里想,破四旧都好几年了,铁扫帚把各个角落来回都打扫了好几遍,怎么还有这种东西呢。

当他把画册啪的一声放在桌上时,我真想上去打开见识见识,因为我从来没见过。 但他马上一手压在上面,就像武松紧紧揪住虎脖子一样。

  接着就是开展讨论。

个个谈认识作检讨。

被揪出画册那个班的班主任更是战战兢兢站起来,除作深刻检查外,并坚决表示,坚决追查到底,保证下次再不出现这种事。

  可校外却有人来讨说法了。

原来是附近插队的省美术学院的两位教授。

他们蓄着长发,留着胡须,穿着宽松的亚麻布衣服,点名要找我评理。

  一见面就劈脸问道,听说你读过大学,还是中文系?你学过外国文学没有?知不知道古希腊,文艺复兴?来势咄咄逼人。   “知道啊,古希腊是欧洲文明的源头,文艺复兴是近代欧洲文明的一盏明灯,这些马克思早有论述呀。

”我慢条斯理说。   “那么,你知不知道古希腊往往以裸露的人体赞美人性纯洁的艺术特点呢?”  “你知道掷铁饼者吗?”  “你知道西方艺术的审美趣味强调的是美和真吗?”  他们轮番发问,如暴风骤雨,我简直分不清。 看了这个看那个。   “哦,画裸体画就是黄色,那我们学院还专门有模特脱光衣服,供学生画裸体呢。

”  啊!慢慢围过来的老师听了,一个个大惊失色。   “徐悲鸿你知道吗?”  “知道。 著名画家。 他抗日时期画的奔马图,就很有爱国精神。 ”旁边一位老师抢答道。

  “可他就有裸女画册。

”一位教授转身对他说。   啊!在场的人个个瞠目结舌。   “是的,中国有句俗话,叫人靠衣裳马靠鞍,三分人材七分打扮,可把衣裳脱光了,还美吗?”  “穿着衣裳是伪美。

”  他们一唱一和。

  “我们中国几千年来,被封建意识包裹得太严太久,还如此折腾,我们现在还能进步吗?”叹息的声音。   “跟他说这些,他也不懂。 我们现在是来讨画册的。

”  一个对另一个说。   “你们怎么一看到裸体,就往性的邪念上想,而不从审美的角度去欣赏人体美和艺术的高超,你们的思想意识怎么这么脆弱?”另一个继续说。

  这时贫宣队赶来了。

  “胡闹,不准在这里撒野。

”贫宣队长大声吼道。

  “谁胡闹,你无知。

”两个齐声回道。

  “啊,这是公社派来的贫宣队长呢。

你们怎么这样污蔑我们贫下中农呢?”贫宣队员上前说。

  “哼,贫下中农?毛主席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  “甚么?反了。

跟你们到公社讲理去。 ”贫宣队员上前就要抓人。   “讲理就讲理,到公社作甚么,我们就直接中央,如果说这本画册是淫秽书,那我就在这里改造一辈子不走了。

反正我丢失的东西也太多了。 ”  从来没见过如此强硬,还要到中央,上北京,这可吓坏了我们偏僻乡下人。 贫宣队员拿出画册,往前面一丢。

“算了算了,以后再别让我们见到它。 ”  一位教授含着烟斗,从地上拾起,拂起上面灰尘,笑笑说:“哼,我还不会再让你们亵渎它了呢。 不知怎么房东小孩弄到学校来了。 我告诉他们不懂,就是不听。 ”  接着,当面打开,如数珍宝,指点我看。

另一位在一旁不断补充。   你看,这个安格尔,法国新古典主义画派旗手,法兰西学院院士。

雷诺尔,法国印象派名家,讴歌人体美的大师。

毕加索,西班牙立体派创始人。

我们再看这幅画《泉》。 这是安格尔构思了二十多年,76岁才绘出来的一部作品。

现在是法国卢浮宫镇馆之宝,西欧美术史上描绘女性人体美的代表作品之一。 表面上看是一位少女举罐倒水。

实际上是人体美与古典美的完美结合。

画家画出了少女的婀娜之美,清泉般纯洁,以及富有的青春活力。

容不得别人产生半点邪念。

  看他们指点,我似乎明白了许多。

似乎到了一个新的境地。

心灵得到了一次净化。

  不过一般人无法理解。

  比方,电视剧《亮剑》中的李云龙,升为军长,开进城市,搬进豪宅,就吩咐手下人把墙上油画全部撕下烧掉,又要把楼下钢琴劈了。 说都是资产阶级东西。

难怪田护士要和他离婚的。 我们,狭隘,闭塞,莽撞……  黄文清点了点头。 但马上问我,哎,你当时是不是校长?  我苦笑了一下,轻轻说,不,革委会副主任。

学校老师说我是被贬谪,从城里流放到乡村。

一个教导主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