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思,叶秋著,杂文精选,短篇美文,雨思,女流文学网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1
  • 4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又至一年秋日的雨季,连绵不绝,滴滴似极了短短的线条,像一个个精灵降落。 眨眼间,头发落了一层层雨珠,真似晚秋晨曦时布满草林的霜露。 然而。 我此时是不大喜雨的。 请诸位

雨思,叶秋著,杂文精选,短篇美文,雨思,女流文学网

又至一年秋日的雨季,连绵不绝,滴滴似极了短短的线条,像一个个精灵降落。 眨眼间,头发落了一层层雨珠,真似晚秋晨曦时布满草林的霜露。 然而。 我此时是不大喜雨的。

请诸位试想一下,本来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可以轻摇略有昏沉的脑袋,然后踩着暖暖的阳光去上课。 但现在呢,我踩着满地的积水,撑着雨伞,逢不着丁香般的姑娘,怎能喜欢上这雨。 再有,最近的心情着实不佳,不经意间便觉与雨彼此对不上眼,由喜雨忽而恼雨了。

大概这便是你我的通病了吧,心情会随着天气的变更而变化,昨日还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今朝却又是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的另一番场面。 或许,雨大约是无辜的,无错的,我大约是错了的,有罪的,不该任着性子去责怪今日的雨,怎可以以自己的心情去对待别人呢?你看,雨落后的世界,在我沾着雨水的眼镜上看来,所有的,重重叠叠,模模糊糊,摘了眼镜后,所有的,也还是重重叠叠,模模糊糊,索性关了视觉模式。 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雨后的空气,清新凉爽,瞬时沁入心脾,郁闷的心情顿时消了大半。

除了个人喜好之外,心中不觉有了一丝遗憾。 即忆起,我在大约十二三岁的年纪,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那时最喜欢和最深恶痛疾的也只有夏日的雨季了。 喜的是,大雨倾盆,冲走了上下游的污垢,带下来许多的鱼儿,每每大水消退后,邀了玩伴,带着渔网,自制的鱼竿,去河里抓鱼,每次都收获不少,然后带回家让奶奶熬鱼汤。 而此外,印象还算深的确是老家的石桥了。 大雨后,河水每每都淹没了石桥。 而往往上游会冲下几棵大树,到了桥会有短短的停留时间。

于是,此时每每都会有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汹涌的河水,敢于冒了险,入水捞树。 与此同时,岸上不远的高地,都会站满了老家人,看着,攀谈着,一切仿佛一场盛典。

然而在另一方面,所深恶痛疾的是,每每大水漫桥,我们这些学生便只得舍了小路,多走了近二三倍的路去学校。 这也意味着,舍了清晨的露珠,舍了林间的交响乐,舍了抑扬顿挫的叮咚声。

于是,道不了早安,只得傍晚沿着小路,道了晚安,回家。

回到现境,不觉对眼前的雨感到了亲切,于是轻轻伸出手背,接住一滴。 忽然记起,曾经一个挚友说过,她最喜欢的一件事,在落雨的时候,不撑雨伞,自己一人,静静的走,自赏一路风景。 而现在,我也喜欢上这种感觉,于是,放下雨伞,走在雨中,感受凉凉的水珠沿着发梢,脸颊滴落。

要的不是狼狈,不过是体验。

因此,我收回我所有对于雨不敬的话,道声抱歉。 然后伸开手臂,拥抱它,感谢它。

告诉她,我还好,真的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