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到中产的距离有多远?---我抑郁的前半生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2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有句话说的是: “上帝是公平的,他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同样的,他为你打开一扇窗的同时,也可能悄悄地关上了一扇门。 ” 这个道理在我身上应验的淋漓尽致,而且是

草根到中产的距离有多远?---我抑郁的前半生

  有句话说的是:  “上帝是公平的,他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同样的,他为你打开一扇窗的同时,也可能悄悄地关上了一扇门。 ”  这个道理在我身上应验的淋漓尽致,而且是一辈子,以后我会一个个提到。   高考的超常发挥是我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我更没有意料到的是:我如此的高分并没有让我考入我日思夜想的名牌大学。   因为我们那个时候高考是估分的,04年,也就是考完试,你根据参考答案来估算自己的高考得分然后再报考大学,我估的是600分,但是我班主任就是不相信我考了这么高的分数,因为平时我的成绩并不咋地。

  他强烈建议我报一所国内知名财经大学,非985,非211,他说这所大学是老牌财经大学,虽然并不知名,但是口碑很好,毕业生就业率很高,是一所被低估了实力的大学。

我爸爸让我试试报厦门大学。   我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懂,不知道哪个大学好,报哪个专业,更不知道在这人生最重要的十字路口我该怎么抉择,除了班主任的建议之外,我听不到任何其他有效的建议,当然我也不相信我爸爸,毕竟谁会相信一个连二年级的数学都会教错的木头爸爸。   现在回想起来,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从出生那天起,他所在的阶级可能已经基本固化了,很难再往上流动,他的出身有时候就是他的终生。

”  我当时也不相信自己能考那么高的分,也不敢报厦门大学,因为总觉得厦门那个地方很发达,消费又那么高,我爸爸一个人很难供我上大学(好幼稚的想法当时),因此我第一志愿填的就是那所国内知名财经大学,一个在三线城市的大学。

  当然我顺利地考上了,而且是以福建省最高分考入那所大学,一开学就获得6000元奖学金。   用我们大学班主任的话说就是:你咋想的,那么高的分数报这学校......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不幸福,感觉人生灰暗,生活无趣,对什么都打不起精神,尤其是当自己想要的东西离自己还很遥远的时候。 抑郁,不开心,其实离每个人都很近。   自从上了大学,“抑郁”这两个字经常若有若无地、忽远忽近地陪伴着我,像魔鬼一样,我怎么都摆脱不了,从大一到大四,有很多时候我脑子里总是飘过两个字----“自杀”,没错,我很多时候都想着离开这个世界,一了百了,有几次我站在我们大学教室的走廊的时候,想着纵身一跃......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妈妈的突然离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还是我穷苦的出身让自己不由自主的自卑,那种骨子里透露出的自卑,抹也抹不掉。

  我时常回想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从小虽为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但是我骨子里很内向,不爱说话,从小接受学校的帮助或者好心人的奖学金也让我不由自主的觉得低人一等。   我印象很深的是,初中的时候,我作为被资助的学生,被安排去见资助人。 一个头发有点发白的大伯,应该是那个助学基金会的管事人,带我去县城的消防大队,在会客室,我见到一个大叔。   他一瘸一拐地向我走来,虽然没有穿制服,但是我感觉应该是个大官,我当时想。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我,说了句“好好读书,不要让你父母失望”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啥也没说,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很感谢这位人民公仆,给我了990元的助学金,还跟我说了鼓励的话,虽然我现在记不清他叫什么了。

  回想起来,抑郁的因子可能从小就潜伏在我心底,直到我妈妈突然离世后,才爆发出来!  有时候我总在想,抑郁症是不是遗传疾病,跟家族有无关系。   我小婶婶,我妈妈唯一的闺蜜,在我妈妈去世的前三年,我初三的时候,突然间不说话了,想不开了,在自己的卧室里自缢了,留下两个可怜的小孩。

  有算命的大师说我们家族的风水不好,因为我们家族在那几年都不太平:  有小女孩喝农药自杀的,  有得癌症受不了痛苦喝农药的,  有喝酒的时候猝死的,  有小男孩意外掉入水井的,  当然,还有我从小很关心我的小婶婶突然自缢了,  以及我妈妈悄无声息地离世......  难道真的是我家族风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