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无言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3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啊,勃哥,这,这是你给我买,买的呀?”小姑娘捂住嘴,看着客厅中一辆样式新颖,漂亮的粉红色自行车,美目大睁,惊喜得话都有些说不流利起来。 “喜欢吗?”王勃取出打气筒,给崭新的,一点泥土也

802,无言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啊,勃哥,这,这是你给我买,买的呀?”小姑娘捂住嘴,看着客厅中一辆样式新颖,漂亮的粉红色自行车,美目大睁,惊喜得话都有些说不流利起来。

“喜欢吗?”王勃取出打气筒,给崭新的,一点泥土也看不到的前后两个轮胎加气。

“嗯嗯嗯!”小姑娘把头点头犹如小鸡啄米,围着这辆她从未见过的捷安特自行车细瞧起来。 加满了气,王勃又让小姑娘坐到座垫上试试,调整了一下坐垫的高度。

“OK!这下差不多了。

这是车锁的钥匙,你收着吧。

”最后,王勃把车锁的钥匙拍到了小姑娘的手板心上。

张静把两把车钥匙小心的串到钥匙串上,放入书包,然后来到王勃的跟前,微仰着头,小脸放光的说:“勃哥,谢谢你。

我好喜欢这辆车。

”“喜欢就好!我也是托一个阿姨买的,一直担心你不喜欢呢!”看着小姑娘这张干净,明亮,带着无敌青春的笑脸,王勃几乎本能的抬起手,在小姑娘白里透红的小脸上捏了捏,光滑,粉嫩,这触感,简直妙不可言。

这亲昵的一捏,却立刻让张静不好意思起来,低头,用小白牙微微咬着嘴,两手开始把玩着腰间连衣裙上的飘带。 看着小姑娘这宜嗔宜喜,羞羞涩涩的小模样,一股犹如清泉般的柔情慢慢的在王勃的心间弥漫开来,将前不久对梁娅和孙丽之间的纠结稀释,变淡。 王勃上前一步,将小姑娘轻轻的搂入怀里,用手抚/摸着对方乌黑发亮的齐肩长发,无限爱怜的说:“静静,我已经给你曾娘说好了,以后中午和晚上,你就去我家里吃饭。 我也会去那里吃。

如果我妈有事,你再去街上吃其他的,好吗?”张静家在农村,而且是走读,在外面吃没营养,回家又不方便。

王勃一早就为她想好了解决伙食的办法,那就是跟自己一起。

现在他的母亲曾凡玉也“退休”了,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在家里给自己做饭。

张静“嗯”了一声,也不拒绝,把小脑袋靠在王勃宽大的肩膀上。 张静听着王勃的心跳,闻着这熟悉的,让她心儿发慌的味道,想着今天王勃对她做的一切,只感觉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开学后的这几天,和前面的一个月相比,王勃的生活,不管是节奏还是步调都没有什么不同,他仍然是每天花三到四个小时写小说,一个小时看书,复习,做题,其余的时间,便是关心、处理自己的几个事业,倾听手下一帮干将的汇报,偶尔进行战略和方向上的一番指点。

等到吃饭的时候,就领着自己的小女朋友张静回家吃饭。

偶尔也会去米粉店吃小吃,还会碰到班上的同学,唐建,廖小清,曾思琪和孙丽他们。 孙丽一如既往的跟他若即若离,没让身边的任何人感觉她和自己之间有什么不同。

至于他心头渴望见到的梁娅,却是一次也没见到,让王勃又庆幸又失落。

他不知道当孙丽和梁娅同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新一期的英语沙龙继续开始。 这种无拘无束,以讨论学习为主的聚会方式的确对每个人的成绩都有很大的提高,王勃也就没想过要将之废掉。 而且,这也是他和四中,和四中的朋友们保持联系的一个渠道。 只有和唐建,廖小清他们在一起,讨论学习,一起研究解题技巧的时候,王勃才能感觉自己还是一个高中生,而非完全和校园隔绝的社会人。

第一次的英语沙龙梁娅缺席,芦苇给出的理由是梁娅的外公生病了,梁娅陪他外公去医院检查去了,没办法过来。

这让王勃松了一口的同时又十分的担心,担心她外公的身体。

英语沙龙结束的时候,王勃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用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他告诉自己,即便不能做恋人,也可以做朋友,朋友有了困难,就应该相互关心,援手,不是么?电话顺利拨通。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王勃发现自己的心脏猛的跳了一下。 但接电话的却不是他期待的那个人,是她的姥姥。 王勃和梁娅的姥姥和姥爷都很熟。

他在电话中有礼貌的问候,关心着老人家的身体。

老人家显得很高兴,寒暄两句后就让王勃稍等,说小娅刚回家,让小娅来接他的电话。 过了约莫一分钟,也可能只有三十秒,王勃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敏感,听筒中终于响起了那个无数次魂牵梦萦的声音:“喂——”“是我,小娅。 ”王勃按捺住自己的激动,让自己强制镇定下来。

“嗯!”女孩嗯了声,听在王勃的耳边却是十分的平静,没有任何一点他想象中的激动。

王勃当场一愣,犹如被浇了一盆冷水,准备了半天的话便再也无法出口,最后只能就事论事的说:“小娅,我……听芦苇说你外公病了,严重吗?”“还好,不怎么严重。 就是拉肚子,医生说是水土不服,开了点药,让在家里静养几天。 ”梁娅的音调依然平静,但握着听筒的手却在忍不住的颤抖。

“哦!那……那就好。 人民医院我认识几个朋友,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别客气,好吗?”“嗯。 谢谢你,小勃。

”梁娅咬了咬嘴唇,眼眶开始泛红。 此时的她,多希望对方能够说一句现在就过来,来她的家,那样的话,她一定会去接他,直接跑去小区门口,然后不顾邻居,不顾身边所有人的目光扑到他怀里。 一定会的!“那……你叫外公多保重,外婆也多保重,你……也一样。 ”王勃说,话语艰难且乏味。

打电话之前,他准备了好多好多的话,好多好多的问题,他想知道对方过去的一个月多,到底是怎么过的,还好吗?有想过他吗?还……愿意和他回到以前的日子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可以奋不顾身,即使伤害一个无辜的姑娘也会飞蛾扑火的和对方重叙前缘,但这一切的一切,在对方那谈不上什么热情,也听不出多少激动的,平静的语气和语调中,终归被王勃摁下了喉咙,掩埋在了思维的最深处。 “谢谢。 ”梁娅再次道了次谢。

他曾对她说过,他们之间,是不需要谢的,他也不想听对方的谢谢,如果开始说谢,那就是变生分了的时候。

这话他也对曾萍,姜梅都说过。 但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间,对方对他说了两次谢。 王勃无比心痛失望的想:小娅,我俩真的已经生分到这种程度了么?还是我以前告诉你的那些,你都全忘了?“那……我……不打扰你了。

”王勃说,心头依然等着对方开腔,能多说一点,像以前一样,叽叽喳喳,不论是生活中的快乐还是苦闷,全部朝他这里倾倒。

“嗯!”梁娅“嗯”了声。

十秒钟,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王勃没等到梁娅多余的话语,闭上眼睛,盖上了V998的盖子。 “嘟——”听筒中传来一声盲音,梁娅把话筒拿到眼前瞧了瞧,定定的看着,眼睛眨巴眨巴,然后便有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了出来。 梁娅在打电话的时候,她姥姥就一直坐在她的旁边,外孙女对王勃说的话,包括语气和神情,老人家都听在耳中,看在眼里。

梁娅的姥姥叹息一声,将话筒从外孙女的手上取下,放回电话机,而后将其搂入怀中,一边爱怜的摸着梁娅的一头发短,一边叹息着说:“傻女!既然那么在意他,想着他,就去找他啊!”“姥姥——”梁娅一声呼喊,扑在自己姥姥的怀中,轻声的抽泣起来。 ——————————————————————————————感谢“5451156”老弟500起点币的厚赏!一并感谢风中狼舞,魔法门wog,一群豆豆,闪闪来迟4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